春秋

变形计之我叫你嘉哥行吗 1





我叫你嘉哥行吗 1


段宜恩近乎绝望地看着眼前的一座大山 摄影师已经提前走在前面了 注意到泥泞的山路脏了他的皮鞋 段宜恩开始自责今天为什么穿了限量

他拎着几十斤的行李箱 瞥了一眼除了剧本两手空落落的工作人员 哀叹一声

走了十多分钟却还没有看见大路的人开始耍性子 甚至拿出打火机点燃了一束草 乐滋滋地对着摄像机眨了个眼

“放火烧山 牢底坐穿 段宜恩你自己想清楚”

好的

他很果断地把火给踩灭了


行李箱被摔得快开了口子的时候 终于看见了一条水泥砌的大路 他感激涕零地跳下去 想念了好久的硬地

“我们照规矩是要收违禁品的”其中一个导演走过来搭腔
“收嘛”段宜恩踢了踢行李箱 双手插进裤子口袋“nobody cares”

打火机 剃须刀 护肤品 洗面奶 手机 钱包
段宜恩一皱眉头 庆幸自己带了口罩


沿着大路又走了十几分钟 段宜恩疲惫不堪地走到“新家” 面对破旧的房子 他毫不隐藏自己的嫌弃

用指尖轻轻推开大门 吱呀一声 屋里的灰就扑在了他的脸上 轻微洁癖的人几乎是立刻就跳出了房子
“你没带错路?”他在这个地方可带不了一个月
“就是这 你快点进去吧”摄像师朝他招手 自己先踏了进去

段宜恩沉了口气 又一次走进屋内
破 乱 旧
这三个字是他对这个房子的所有印象

他把行李放在地上 四处参观了一下
很窄的屋子 几乎一眼就看了个彻底 段宜恩走进厨房 灶台上赫然有一张纸

“你好哥哥 我有一个弟弟 他还在上学 是一个很懂事的孩子 如果他做错了什么 请你不要生气 帮我照顾他 谢谢”

字工工整整地 还有涂改的痕迹 看来是想了很久才写的
段宜恩随手把纸丢在一边 关我什么事


他看了一眼屋内仅有的一张床 大拇指和食指指尖捏起一小块被褥 翻看了一眼 细小的虫子就这么迎面飞了过来

“你们故意找的这种地方给我住的吧?”



段宜恩终于克服下心理困难 坐在了床上 幽静的屋子里 除了他的呼吸听不见别的声音 抬头看了一眼窗外 他应该放学了吧

说着不去接的人还是动了身 节目组有些诧异地跟在他后头

“大爷 您知道这家的弟弟在哪读书吗?”他问了一旁砍柴的大伯 大伯看到摄像机有点生疏 盯着镜头扭不开视线“在镇里”
“他叫啥啊?”
“王嘉尔”


王嘉尔 名字还挺好听的 不比他的差 段宜恩念叨着名字 走去了王嘉尔所在的初中

一路上碰到不少行注目礼的孩子 段宜恩被盯得有些尴尬 拦住一个小孩问王嘉尔在哪 得到的回答是不知道

问了身后跟着的导演找到了校长办公室 一进门就看到一个个头不高的小男孩坐在沙发上 怯怯诺诺地瞧着他看
“你是王嘉尔?”还没听到回答 校长的声音就打断了他

“你是他的哥哥吧?初二的放学时间是四点钟 现在已经五点多了 以后希望你能早点来 不要老是让嘉尔等 嘉尔在我这已经坐了好一会了 要是... ...”滔滔不绝

段宜恩耐着性子 没有打断他 听着他说话 视线却一直在王嘉尔脸上转悠
你别说 这小孩长得还挺好看的

嘴巴粉嫩嫩的 因为生气还撅了起来 眼睛清澈明媚 看向他的时候还带了一丝怒气 黑发乖顺的模样和他形成了强烈对比

“你先带他回去吧”段宜恩还没欣赏够就被迫停止 不过也好 回家了也能看

他的心情在见到这个弟弟后 终于有变好那么一点点




王嘉尔拎着他黑色的书包 一声不吭地走在前面 段宜恩也不喊他 就乖巧地跟在身后 谁知前面的人越走越快 越走越快 颇有一种不甩掉他不罢休的念头

段宜恩急了 小跑跟上王嘉尔的步伐 “你腿又不长 走那么快干嘛?”
得 更生气了 为了证明自己腿长一米三 王嘉尔几乎都要跑起来了 身旁不时有车呼啸而过 段宜恩匆忙跟上把快要走到路中央的人给拽了回来
“走里面!”语气中带了不容置疑

王嘉尔被第一次见面的人几乎吼叫的声音吓到 一时委屈地开始想念自己的亲哥哥 眼泪忍不住地就往下掉
站在后面的人正因他放慢的脚步舒气 跟上后却又发现他咬着下唇流泪的模样 吓得忙拦住他
“你怎么了 你哭什么?”
王嘉尔轻瞪他一眼 扭了个身子不想理他
“好好好 都是我的错 你别哭了行不行?”段宜恩牵着他的手安慰 下一秒又被甩开 见他又原路返回 他弓着腰 又哄

“嘉哥我们回家行不行?你饿不饿 我给你煮面”
王嘉尔闻言 想起哥哥临走前一天为他烧的鸡蛋面 愈发委屈 连书包都不愿意背了摔在地上 自己坐在一旁的台阶上

段宜恩捡起来拍了拍灰 “嘉哥 我叫你嘉哥行吗?以后我就是你小弟 你说啥我是啥 绝无二话 但我们能先回家吗?”说罢 坐在了另一阶台阶

几乎是屁股刚碰到 王嘉尔就走了
“哥 您坐您坐 我不坐了行吗?”



段宜恩 一个在城市里当了十七年少爷的公子哥 一个呼天唤雨要啥有啥的人 在交换的第一天里 败给了一个十四岁长得好看的小男孩





这两天更第二章 因为第一期还没同步完成 请期待一下吧 爱你们

评论(40)

热度(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