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

变形计之我叫你嘉哥行吗



前言


十七岁的段宜恩已经有半个月没有去学校了 嗜酒 抽烟 和母亲吵架 他抓乱一头白发 用手掌把摄像头挡得严严实实
“别他妈拍了”

节目组劝说花了有十多分钟 段宜恩才扣着帽子 不情不愿地接受了事前采访

“我觉得我就是我妈的债主 这辈子她是来给我还债的”
“明明不爱我还装模作样什么 现在我这模样都是她害的”
“如果她不和我爸离婚 我根本不会这样”
“她活该”


“滚!”
段宜恩咆哮着呵走了敲门喊他吃饭的母亲

段妈坐在沙发上泪流不止“求求你们让他变好 我现在就像个孤魂野鬼 父母不住在一起 丈夫也离婚了 唯一剩下的儿子 却不懂我的感受”

孤魂野鬼 难道不是我吗?


段宜恩把牛奶摔在地上 玻璃渣溅了一地 瘫倒在床上的他 再也不想多说一句话了




农村里的王嘉尔正因为哥哥要离开他去城市里生活一段时间哭哭啼啼
已经十四岁却还像个小孩
仅比他大一岁的哥哥不舍地擦干他的眼泪
“我不在家 你要听那个哥哥的话”

王嘉尔吸吸鼻子 点了点头 小手抓着哥哥的行李箱不愿意放开
“我明天就走了 再给你烧一碗你爱吃的鸡蛋面”
“好...”声音甜甜糯糯的



段宜恩收拾好了行李 坐上了节目组的车 母亲在身后躲藏的样子他权当没看到 工作人员替她递来的零食袋也在下车后被他丢弃在车里

母亲见他只拎着两个行李箱一个黑皮袋子 全然没有她为他挑了一个多小时的零食 还有她特意叮嘱一定要带的袜子
委屈瞬间涌了上来

原害怕的只敢坐出租车偷偷跟在后面的段妈 一路小跑跟上了段宜恩 求一个抱抱
大庭广众之下的段宜恩 又对她说了一声 滚

他头都不愿意回 盯着检查机票的工作人员 不耐心地发脾气
“好了没有?能不能快点?”

段妈终于还是被他丢在了身后




王嘉尔的泪水已经止不住了 父母离异 母亲十年前因为想念兄弟俩回来过一次 却只待了几个小时 骗他哥哥在家等他又悄悄走了
父亲离开家打工 迟迟未归 王嘉尔和哥哥两个人住在这个破旧的家里 一住就是七年 见父亲的次数 屈指可数
哥哥似乎成了第二个爸爸
如今他又要再受一次离开亲人的滋味 扒着节目组的车窗 目不转睛盯着哥哥 生怕就失去他了

还是哥哥看出来了 摸摸他的头“只要一个月我就回来了 你一天写一笔 写了六个正 就能见到我了”

大抵是想起了哥哥也是这么等妈妈的 王嘉尔乖巧地点了点头

此时的两个人都不知道 这一交换 会让以后的人生发生多大的改变




灵感来源最新一期变形计 爱你们 么啾

评论(9)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