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

毒药 二




“他可就快不是”
“合约还有十个月就到期了”


段宜恩躺在床上缩成一团 酒气绕满整个房间 王嘉尔替他脱了衣服盖好被子 一个人坐在客厅沙发上 陷入无止尽的沉思

林在范的话一直在他耳边回旋
段宜恩是爱这份工作的 但他有自己的原则 这一性格让他圈了不少粉 收视率常常是卫视最高
他还在享受 就掉进了低谷
偏偏有一部分还是因为自己
王嘉尔把脸埋在臂弯里
在漆黑无际的夜里 不安地闷声哭着

因为宿醉头疼的人第二天勉强半坐起身 看不见身边该睡着的人 不顾鞋子都没穿好 踏着一只拖鞋就匆忙出了房间
见人在沙发上睡着 悬着的心算是放下了
他按着脑袋开始费力回想昨天发生的事

混混...
混混!

“Jack!”他一声大叫吓醒了刚刚还在睡觉的王嘉尔
“怎么了怎么了!着火了吗!”
他伸手就要脱掉王嘉尔身上仅穿着的一件红色卫衣
“段宜恩这他吗刚醒!你有病啊!”

果然...
背后好几块大面积青紫色的淤青
他站直身体 垂着头 看不清他的眼眸 转而拉着王嘉尔的手腕
“走吧 去医院”
段宜恩此刻的声音是王嘉尔几年来都没听过的低沉

“我没事 不疼 过几天就消了”
他捏捏段宜恩的手指 让他相信自己没有说谎

“对不起”
语气里分明带着难以掩盖的自责

“你没有对不起我 我甘愿的”
我甘愿为你做的

段宜恩已经看到了王嘉尔哭肿的眼 因为他


他拗不过自己内心的挣扎 最后还是去了公司 径直去了十七层 敲开了林在范的办公室大门

“Mark 病还没好 怎么不多休息几天呢?”林在范单单抬头看了他一眼 就低头继续翻阅文件 单听这句话差点让人觉得他是体恤艺人的好老板 明明语气满满都是冰冷

段宜恩坐在客人椅上
“社长应该知道我这次为什么要来”

“我应该知道吗?”充斥着不屑

他不介意继续开口 手里还把玩着林在范桌上的摆设物
“十个月后我的合约就要到期了 社长也不会让续约合同到我手上吧”

“是吗?”一直低头仿若认真工作的男人总算有了一丝兴趣 合上文件 看向段宜恩

“所以我这次来 不是为了我自己...” “而是为了王嘉尔?”


林在范半躺在办公椅上 因为旗下艺人几分钟前说的半威胁发笑
“请对他好点 我已经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
他实在想不明白段宜恩有什么底气敢这么和他说话 除了一条命他还真是想不出他还有什么

一饮而尽半杯红酒 扬唇一笑

“我当然会对他好 在床上的时候”


评论(7)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