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

三十天 四

16
林在范回来了。
朴珍荣冲上去抱住林在范的时候没忘记介绍新朋友段宜恩。
“林在范。”“我男朋友。”
“段宜恩。”“嘉尔男朋友!”
“朴珍荣你真的要挨打了吧!过来!”王嘉尔追着朴珍荣出了包厢。
房间里瞬间只剩他们两个人。
“你很喜欢他?”林在范坐在小电视旁挑音乐。“那就好好对他,别像我一样。”
“我欠珍荣太多了。”

林在范到后来也没有说他到底欠了朴珍荣什么,只是在他重回包厢的时候抱住了他,在他额头印上一吻。
希望你能原谅。

17
段宜恩一直在反复练习什么。
王嘉尔赖在家里补前两天的觉。
朴珍荣和林在范正开车。

18
段宜恩练到凌晨后睡到了下午三点。
王嘉尔正好发了一条短信。

-明天我生日
-我知道
-凌晨十二点准时BLACK见
-结束后 留点时间给我吧
...
-好

19
凌晨十二点,几个人出现在BLACK酒吧里。
段宜恩坐在王嘉尔身边,按住他的酒杯“少喝点。”

王嘉尔在凌晨一点半说了解散。
段宜恩看了一眼手表,还来得及,拉着他的胳膊就去了一个地方。
“让我给你留时间就是为了这个?”王嘉尔看着魔术表演发笑。
“不,是这个。”段宜恩模仿台上魔术师的手法,从王嘉尔耳朵后变出了一枚戒指。
没有任何花纹的银戒指。
“段宜恩,这礼物俗了点吧。连我的名字都没有...”
“这样呢?”段宜恩伸出自己的左手,一模一样的戒指静静躺在他的掌心,在灯光照射下,戒指隐隐显现出了一串字母。

one month
一个月

段宜恩把王嘉尔的手放在了自己手心。

for life
一生

段宜恩握紧戒指用尽全力丢到了最远的地方。
“喂!”

“不要只是一个月,一生都在一起吧。”
“王嘉尔。”
“我爱你很久了。”
“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

不如我们假戏真做。

20
王嘉尔没有来上课。
朴珍荣坐在座位上几乎撕了半本草稿纸揉纸团丢段宜恩后脑勺,都没得到回应。
下课后。
“嘉尔已经两天没来上课了。”朴珍荣强压着怒气和段宜恩对话。“发他短信也不回,打电话也不接。他生日最后那会和你在一起吧?他出什么事了?”
“你应该很开心吧?”段宜恩十指交叉放在脑后。“别担心,他没事。”

不过是答应人后太开心吃了一整盒蛋糕,结果被甜到赖床两天,怕被嘲笑不敢回短信接电话罢了。
尽管这样,放学后朴珍荣去他家时看到缩在被窝里的他还是笑得倒在了林在范怀里。

评论(7)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