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

三十天 三

11
王嘉尔和段宜恩打了一架。
被吻后的人因为慌乱几乎想逃出电影院,但他拉着段宜恩的领子去了厕所。出来的时候他的脸上多了几个伤口。
王嘉尔倒是毫发无伤。
还好是周日。
王嘉尔用了一天半的时间把这个吻定义为段宜恩的报复。

-
这不是他俩的初吻。
老实说,那个吻是个意外。
暑假的最后一天,朴珍荣和王嘉尔在酒吧遇到了段宜恩。那是段宜恩转学来的前一天。
王嘉尔打赌输了,朴珍荣点兵点将点到了吧台乖乖坐着的段宜恩。
“上去亲那个人。”
“我靠,那是个男的。”
“林在范也是男的,我不照样亲了?快去吧。”
王嘉尔一步三回头地坐到了段宜恩身边,喝了一口他面前的雪碧“你就当遇到一个神经病吧。”

吻完后的王嘉尔第二天就在班上看到了新同学段宜恩。
-

12
周一王嘉尔照常上课,和朴珍荣提起这件事的时候,后者在操场上大笑出声,连隔壁班的人都看了过来。
“笑nmb。”王嘉尔爆了句粗口。
“对不起哈哈哈哈哈哈哈,他不会真动心了吧。”
“怎么可能,说梦话呢你。”
“你还别不信,我可没少看见他上课扭脸过来看你。可惜某些人只注意手机了。”
...
“段宜恩嘴唇咋样?软不软?”
“你有病啊。”

13
王嘉尔作为校内击剑队的一员去参加比赛了。
段宜恩看着空空的座位,有些心不在焉。发出去的短信并没有人回,他几乎以为他是在逃。直到朴珍荣告诉了他真相。
“你是不是喜欢嘉尔?我要是不说他去比赛,你都能看穿门了吧。”
“…很明显吗?”
“可他看不出来还一直以为我在开玩笑啊。”
“迟早会看清的,慢慢等吧。这是他比赛的地址。”朴珍荣递过来一张纸。

比赛前最后一天的训练还算轻松,教练一早就下课让他们保持体力放好心态。
王嘉尔出了官方准备的训练场看到了段宜恩。
他的汗打湿了几缕头发,黏在额头上。王嘉尔不自觉地上手拨开。

14
两个人是在同一张床上醒来的。
没带换洗衣服的段宜恩甚至还穿了王嘉尔的毛衣。
-
“你来做什么?”
“来看你。”
-
王嘉尔现在想起段宜恩的这个回答都有点...应该说是心动吗?他不知道,只知道那时候心脏确实因为他多跳动了几下。

隔壁房的队员来叫他,他才匆忙地进厕所洗漱,还好是双人床,不然腰得断了吧。他揉着腰想。
段宜恩还趴在床上,闭着眼睛丝毫没有要起床的架势。
“上午比完赛,下午就回校。退房时间是7.30 你还有15分钟。”王嘉尔刷着牙模糊地传达。
“知道了...”他昨天真的是好不容易才睡着的。

站在击剑舞台上的王嘉尔是他从没有见过的。奇怪,明明是同一个人,却是不一样的感觉。戴上面具前的认真严肃,得分后高举双手呐喊出声。
这样的王嘉尔,太有魅力了。
段宜恩似乎更喜欢他了。

15
比赛赢得很轻松,第二天回到学校,校领导特意开会表扬了他们。王嘉尔站在一排中的最左边,离站在班级队伍第一个的段宜恩很近。
朴珍荣站在他的身后,戳了一下后背,“他下周一生日。”
“我还用你提醒吗?”

礼物早就准备好了。


评论(7)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