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

无名 5


阔少爷陷坐在沙发上,刚染的白色头发有些毛躁。
王嘉尔的电话一个接一个打来,任凭手机在桌子上震动,段宜恩都没肯伸手碰一下它。

打电话的人左手举着手机,右手敲着桌面,听到冰冷的女声后,叹了一口气把手机丢在文件上,大拇指和食指捏了捏紧皱的眉头。

事情是这样的。
王嘉尔几周前答应过段宜恩要陪他一起去染发,就在出发到一半时,他的工用手机响起,合同出了问题,需要老板的确认。
他冷着脸低骂了句废物,挂断了电话。
“公司有事,不能陪你,一会回来?”段宜恩这十二个字听了八百遍了。
王嘉尔低头认怂,把车停在路边。
“我不管,你答应过我了。”段宜恩丝毫没给王嘉尔开口的机会。
“marky,这份合同很重要,我…”
“好好看着前面,不要看我,然后,开车吧王先生,我急着染发呢。”
“…”
王嘉尔还是留在了那,段宜恩染的颜色不算浅,但还是需要褪一次色。
就在段宜恩洗完褪色的染发剂回来后,王嘉尔已经不见了。
他取消了预定的闷青,“麻烦给我染白色。”

因为王嘉尔的中途逃跑,段宜恩已经有足足三天没接他电话了。回到家,房间门也被锁住,他在沙发上艰难度过了两个夜晚。
看来段宜恩这次是铁了心的要冷战了。
王嘉尔有点头疼。

他解决好了合同的漏洞,在一个下午回到了家里。
快十二月了,S市已经下了初雪。
王嘉尔回家时,地上已经薄薄地铺上一层。
客厅里很安静,连带着他走路的声音都变轻了。房间门开着,他舒了一口气,终于可以进屋了。

段宜恩睡在被窝里,被子蒙着脸,传来轻微的呼吸声。看了一眼床头的水杯,还留着半杯,应该醒来过了。
王嘉尔替他拉好被子,却被段宜恩的白发震慑到了。这家伙怎么染了一个这么高调的颜色。
他手伸进被窝,掐了一把段宜恩的腰,受到惊吓的人几乎要从床上弹起。
“你干嘛!”段宜恩瘪嘴,摸着自己的腰抱怨。
“谁让你染这个颜色的。”王嘉尔给了他一记板栗。
“疼啊!”他腾出一只手来按住额头“谁让你走的!”
“我…”这怎么又成他的错了。
“疼死了…”段宜恩踢了一脚王嘉尔。
“很疼吗?我给你呼呼。”嘟着嘴就抱了上来。
“啊啊啊滚开啊,谁要你吹啊!”

段宜恩总算是哄好了,虽然这中间他真的有被掐很多下,他几天没剪的指甲,还刮走了他后背的几块皮。
崔荣宰看着黑脸上司居然在暗笑,震惊地拍了好几下邻桌金有谦的肩膀,尽可能地压低声音说“有谦有谦你快看!那个大魔王笑了!”
如果老板不是单独一间办公室,估计已经听到这句话了吧,他的秘书都看过来了啊。哥,我还想活过明天的。金有谦捂着肩膀想。

段宜恩闯进办公室的时候,两个跟着来的保安被王嘉尔喊了下去。
他按下拉上窗帘的按钮,询问段宜恩怎么会来公司。
“想在这上班,我赖在家里一两个月没工作了。”
“有我你还上什么班?怕我养不活你吗?”王嘉尔开玩笑。
“对啊,所以想问问王总,招人吗?”段宜恩倒是不介意,溜哒着看办公室里的装修。
“缺个给我按摩的。”王嘉尔把人抱着坐在沙发上。

“那再请问王总,是要全身按摩呢,还是局部按摩呢?”
“不如都试一遍,看看我技术如何。”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