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

邻居


王嘉尔辗转了好久才找到一处心仪的房子,离学校近,价格便宜,环境也算清静。
就算不大,他一个人住也足够了。
总比学校没有独立卫生间的八人宿舍强。

他换上了新的被单就躺上了床,一下午都没课,可以安心睡一觉。

睡醒就到了下午六点。
一睁开眼整个房间都是静暗的一片,他不情愿地揉揉眼,强迫自己习惯独居。
想了一下空无一物的冰箱,他把希望交付给了外卖。可是…这地方是哪来着…?

“房东怎么不接我电话啊…”王嘉尔委屈地嘟囔挂掉了第五通无人接听的电话。

“有人在吗?”王嘉尔犹豫了半晌敲响了对面的门。
可千万别是什么不善的人。

“有事吗?”门被打开,一个穿着黑色长袖衫,灰色短裤,胡子拉碴的大叔出现在王嘉尔眼前。
“你好!我叫王嘉尔,是新搬来你对面的邻居。我想问你…这的地址是什么?”会被当成白痴的吧…自己家都不知道地址…
“你是白痴吗?”果然…
“等我一下。”
大叔踢踏着拖鞋进了里屋,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张纸片。
“上面有这的地址,看清楚门牌号,别写错了。”语毕便关上了门。
意外的好心和不好接近啊。

王嘉尔坐在沙发上,迅速下了一单外卖。而后躺在沙发上仔细研究起这张字条,字写得还真是和人一样好看。

-

喝醉到被林在范抬回家的时候,王嘉尔已经完全失去意识了,无论林在范怎么拍打他的脸都没有清醒过来,见开密码锁无望,他敲开了邻居的门。
大叔忍着被打扰写作的情绪开了门。
见到王嘉尔被一个人扛在身上,皱了眉“喝多了?”
“对,所以能不能放您这住一晚,我实在没猜出来他密码。”林在范卖着笑脸就要带人进去。
“你怎么不带他去你家?”段宜恩伸手拦住。
“我和我女朋友一起住,多不方便啊。”
“宾馆呢?”
“他醉成这样不能没人照顾啊。”
“你就不能在宾馆陪他?”他想出个好招。
“那不行。”王嘉尔要是知道我明明有机会把他塞你家让你照顾,却搞砸了,我皮都能被他扒了。“我一糙老爷们哪照顾得了人啊。您快抱着,我先走了啊。”
林在范甩手就把人丢在了段宜恩怀里,自己一溜烟就下了楼。

段宜恩叹了口气,低头看了一眼喝得迷迷糊糊还在讲胡话的人,没办法把他抱到了沙发上。
王嘉尔今晚其实没喝多少,只是喝快了,有点上头,在外面被冷风吹得清醒了早就没事了。反正有人给背着回家就又多睡了会,林在范拍他脸那会也醒了,眯着眼睛正压起床气呢,一听他要把他送段宜恩家去,立马又装着演醉汉了。
现在真到了他家沙发上反而不知道做啥了。

他扭着身体不停地哼哼,段宜恩时不时就离开电脑出来看看他,到后面干脆直接坐在了客厅,连文都不管了。
段宜恩今年三十五岁,靠写作度过了十年的人生,遇上一个二十二岁的大学生,束手无策。

他看着脸还红着的王嘉尔,一边埋怨他喝了那么多酒,一边手就放上去试温度。
好像更烫了。

王嘉尔佯作难受换了个姿势,双手挡在脸前怕段宜恩看到他的暗笑。
额头的吻来得猝不及防。

-

他狼吞虎咽解决了一顿晚饭,举着手机只能看着4G网发呆。
咚咚
“可以蹭一下你家的wifi吗?他们明天才能来我家装,拜托拜托。”
“…进来吧。”

“mark 这是你的笔名吗?”王嘉尔瞥到了一眼他的屏幕。
“嗯,我叫段宜恩,Mark Tuan。”

咚咚
“mark 我家停水了,能用你的浴室吗?”

咚咚
“mark 我忘记交电费了…一个人在家我害怕。”

咚咚
“mark 我想喝你煮的鸡汤了,我食材都买好了。”

咚咚 咚咚 咚咚
“0904 以后进来别敲门了。”

-

“在范,我最近好像喜欢上一个人。”
“哪个系的?”
“不是我们学校的。”
“行啊王嘉尔你,别的学校妹子都觊觎。”
“不是,是我邻居,一个大叔。”
“你这口够重的。”

-

段宜恩正要起身继续写他的文,就觉得衣角被拉住了。
“不假睡了?”
“嗯??”
“那正好,可以亲嘴了。”

-

“我隔壁那小屁孩好像挺喜欢我的。”
“那你呢?”
“喜欢得要死。”

评论(12)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