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

无名 4

(在荣)

朴珍荣只身一人踏进了“Black”
整个纹身店的装修充满了一股性冷淡风 朴珍荣把未抽尽的烟丢在地上 踩灭
“珍荣 垃圾桶在你身后三十厘米的地方”林在范从里屋出来 正好目睹这一幕
“知道了…”不愿意地拾起 投进

“今天还是纹十字架?”
“嗯 在这”朴珍荣用食指戳了戳自己锁骨之间的位置
“会很疼”林在范皱眉
“我不怕”朴珍荣垂眼 “就当是个告别”

林在范知道他要告别的人是谁 朴珍荣每次来他的店甚至都是因为他
那个人喜欢十字架 大大小小的十字架 朴珍荣在身体各个部位几乎都纹了一遍
锁骨下方 肩膀后侧 手腕 手臂内侧 小腿 脚踝 耳后 后脖颈 手指

“我甘愿”这是他的回答

林在范和朴珍荣的初识不是在“Black”
深夜十二点准时关门是林在范自己定的不成文规定
不管遇到多重要的事 十二点 不多一分 不少一秒

那天林在范刚锁好门 就听见旁边小巷传来嘈杂的声音 随后出来四五个男人骂骂咧咧的 他不是爱管闲事的人 收好钥匙 甚至没多看一眼小巷里躺在地上浑身发抖的人就走开了
朴珍荣冷哼一声 在这个深夜显得格外清晰
林在范脚步停止 原地踏了几步 还是调了个方向

当一个浑身是血的人趴在自己背上时 林在范真的觉得难受极了 他几乎能感受到一滴血正从他的脖子流进衣服里
真是麻烦 废了件衣服

医院不远 检查后还好发现都只是皮外伤 包扎了一下算没大碍了
朴珍荣坐在医院的椅子上 林在范替他付了医药费后便走了 现在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还真是头疼 这幅模样回家又得被打吧

林在范从厕所洗完脸出来时 朴珍荣刚走出医院门口 他快步走上去
“钱”
朴珍荣惊讶了一秒他的出现 随后摸了一把口袋 “就二十了 干脆我请你吃完泡面吧”


林在范喝干净最后一口汤的时候 听到朴珍荣说的话几乎想把泡面全部吐出来还给他
“我今晚没地方去了 让我在你家客厅睡一晚成吗”
“你没家吗”
“我爸看到我这样会把我赶出来的”
“我收留你一晚上也行 但你不说清楚今晚为什么被人打成这样 我怎么敢把你带回家”林在范眯着眼
“他们几个以前是我的手下 因为我说不干了 所以…”

林在范还是收留了他 就算是个黑社会他也无所谓 跆拳道黑带 打这种小身板的还是有余
朴珍荣住在林在范家的客厅 一住就是一个月

林在范好奇朴珍荣明明是个学生 为什么在外住一个月却丝毫没有人关心 他从来没见他接过类似爸妈打来的电话
倒是有一个 朴珍荣接他电话时 面带笑意 柔声似水 这个词形容男生或许不太合适 但林在范就是这么想的
对方一定是朴珍荣很喜欢的女孩子

直到他第一次带着电话里的那个“女孩子”来“Black”
男生非常帅气 是林在范都感叹的类型
他们在手指上一起纹了十字架
“Mark他喜欢”朴珍荣笑着的时候 眼睛里全是段宜恩

回忆结束
林在范也完成了
朴珍荣躺在椅子上痛痛快快哭了一场
他也不吵他 静静坐在一边

半晌 朴珍荣坐直身子 看着镜子里新纹的纹身 又看见其他地方布满的十字架
“哥 帮我洗了吧”朴珍荣平静地开口
“留着吧 很好看
你也很喜欢十字架的不是吗
就算不是因为那个人
而且
这些可都是我纹的啊
你舍得洗掉吗”林在范开玩笑
朴珍荣眸色更暗
“那哥舍得吗?哥明明知道这些纹身都是因为那个人纹的 还一直在我身上留着 哥舍得吗?哥不会难受的吗”
“我明明是为了哥才纹的 离开哥家后 我不知道用什么理由和哥见面 就想到来你的店铺纹身 这样子就可以和哥多讲讲话了”
“选十字架也是因为我看见了哥后背纹的十字架 我这么多次的纹身根本不是因为mark是因为哥啊”
“可哥看到mark却什么反应都没有 mark是为数不多真心待我好的朋友 所以我才会拜托他来陪我纹身 就是想看哥会是什么样”
“可是哥 一点都不喜欢我吧”
朴珍荣有些哽咽 “哥是不是觉得我喜欢你太糟糕了?”

林在范从不敢置信到平静到暗笑
“喜欢哥吗?”
“那怎么不早点跟哥说?”
“…”
“你好像把我想成了坏人啊”林在范从抽屉里拿出一条十字架项链
“作为奖励 送给你”

奖励你比我还要勇敢提前开了口
这条项链闷在抽屉里可有半年了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