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

游戏 最终章

朴珍荣还在想要怎么和王嘉尔解释清楚他真的不知道这个相机对他的意义有这么重要,他一遍又一遍打着王嘉尔的电话,反复着枯燥的动作,终于在几十次后得到了回应,接起电话的不是王嘉尔。
“王嘉尔呢?”朴珍荣迫切地想听到他的声音。
“……”段宜恩捏着手机,脸上泪迹未干,王嘉尔抢救无效,死在了急救室里。
“我问你话呢!王嘉尔呢!”朴珍荣只依稀听到电话那头抽泣的声音,不安感放大,声音上调了八度。
“……我”
“这位先生,您是王嘉尔的家属吗?死者的尸体已经被安排进太平间了,请您马上准备好后事。”护士走到段宜恩身边轻声丢下一颗炸弹。
朴珍荣透着电话线,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听见了。
王嘉尔死了。
他连质问段宜恩的力气都没有了,瘫坐在办公椅上,眼前的一切都显得刺眼,他大喊着扫落下所有文件,电脑摔到墙上黑屏了。崔荣宰在外面愣愣地看着,准备敲门的手迟迟落不下去,他透过玻璃窗看着朴珍荣崩溃的样子,疑惑着退回了自己的位置。
他什么都不知道,关于王嘉尔的一切,王嘉尔的离职,王嘉尔的死亡。

金有谦是第三个知道的,他拿着最爱的学校的通知书敲响了王嘉尔的房门,没有人应答,转身正打算走,门突然被打开了。
眼前的人,是满脸倦容的段宜恩。
他没有问段宜恩为什么在这,只是问,嘉尔哥呢?
段宜恩低垂的眼睛有了一丝生色,转瞬即逝,他拿出桌子上的死亡通知书,递给了金有谦。他一次又一次被迫面对王嘉尔已经死了的事实,而王嘉尔的弟弟,从十岁就和王嘉尔一直在一起的金有谦,拿着纸的手不停地颤抖,眼泪倾泄而出,他不过两个月没有见嘉尔哥,为什么,为什么一切就变成这样了。
他的拳头朝着段宜恩挥了过去,段宜恩摔倒在地,抹了嘴角都是鲜血,他趴在地上突然放肆地大笑,血啊,和王嘉尔躺在他怀里时一样的血啊。
“继续啊,继续打我,王嘉尔是我害死的,你他妈快点打我啊!”
段宜恩已经疯了,从失去王嘉尔的那一刻起。

两个人的争吵声穿透到了站在走廊中的林在范耳里,他本来是想和王嘉尔再见一次面的,却没想到上次就是永别,他捏着双人机票,他想带王嘉尔走的啊,去他想去的国家,永远呆在他的身边,一步都不要再离开他了,为什么自己这几年要跑去他妈的深造啊,他到底是抱着什么想法才会一次又一次不陪着王嘉尔,放他一个人啊!

他捂着双眼,长久一人在外,他早就不会哭了,双眼干涩,难受全哽在喉咙,痒痒的,还有点疼。


朴珍荣出了国,美国开了分公司,他远离中国去了那个没有王嘉尔记忆的地方,他终于不会再在深夜驾车到王嘉尔家门口了。
崔荣宰每次拨打王嘉尔的电话都是你所拨打的电话已经关机,他的短信石沉大海,没有回复,他想告诉王嘉尔,他们公司又来了一批新人,他也是半个前辈啦。
金有谦的大学在本地,他本来打算租房子和嘉尔哥在一起,后来,他选择了住校,天天教学楼食堂寝室三点一线,他写过一些词,努力学着吉他,想唱给嘉尔哥听。他说过,金有谦的声音,唱歌很好听。
林在范回到了以前上学的国家,他的朋友圈很高兴他的回来,却惊讶他的沉默。他们说林在范变了,以前常常会看着照片笑的,现在却只是唱着他们听不懂的歌,他们还说,即便听不懂,也看得出,林在范是在想一个人,因为他唱歌的时候会露出很悲伤的表情。

距离王嘉尔死亡过去了一年。

朴珍荣用自己的实力证明了他不是降落伞,崔荣宰成了出色的部门经理,金有谦能够很好地弹吉他了作词也被认可,林在范唱歌时偶尔会笑了。

他们都变得更好了。

段宜恩又一次站到了王嘉尔的墓碑前
“嘉嘉,我又来看你了。”
“今天的花店来了很多客人,最近经营地好像越来越好了。”
“这两天天气也很热啊,你要想吃冰淇淋的话,我去给你买。”
……
“你叫王嘉尔,我喜欢叫你嘉嘉。”
“你的生日是1994年3月28。”
“你喜欢吃芝士吃不了辣。”
“你最喜欢的牌子是克罗心,常戴在右手上。”
“……”
“嘉嘉,我都想起来了。”

关于我爱你的事,全部,全部,都想起来了。
好好睡吧嘉嘉,晚安。

————————————————————————
对不起,久等了。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