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

火海 2(性转,雷慎入)

王嘉尔点了头,她知道再拒绝,父亲也不会再允她了,倒不如让林在范开口推了这桩婚事。

段宜恩被安排在下人房里,看见她正在整理自己为数不多的衣服,王嘉尔把她拉了出来。
她的衣服大多是老鸨替她选的,离开后就全留了下来,只带了几件素点的纯色衣裳。
“你和她们挤一间做什么?我房间还没你睡的地方?”王嘉尔撇嘴装作生气的样子。“可是…”
“没什么可是,我已经和父亲说了,你现在是我的贴身丫头,和我睡一个房间才对。”王嘉尔不再管她的拒绝,进屋抓起她拿出来的衣服又塞进了包袱里,拽着她就去了自己房间。

“哝,你看这有张床,你睡就行了。”王嘉尔拍拍软乎乎的床铺,“要我给你放衣服才肯动吗?”她歪着头,坐在床上,晃着脚。
段宜恩最后还是睡在了王嘉尔的房里。

隔日一早,王嘉尔吩咐丫鬟不要吵醒段宜恩,自己就去了林府。
前段日子骗着父亲,说是来林府,实则去了青楼。这林府,自己确实也有许久未来了。
林在范此时刚醒,眯着眼睛从房内出来,就遇见了等候多时的王嘉尔。
“看是我的未婚妻,下人都不禀报了?”像是笑着,语气却充满了嘲讽。
“看来父亲是和你说了。那么,不用我多言,你也该知道如何做了吧?”王嘉尔抬眼看向林在范,语气里尽是不屑。
“自是知道。安分地和你订婚不是?”林在范弯了腰,凑近王嘉尔。
“你未免太高看自己了。”被盯着不舒服的人皱起眉,眼前这人对结婚的事分明比她还讨厌。
“我仔细想了想,我和你从小长大,青梅竹马,门当户对,你这几年也是愈发好看了,真娶了你,我也不亏。”林在范正起身体,嘴角翘起微不起眼的弧度。像是轻蔑,像是玩弄。
“想来你是忘了朴珍荣?”“不过一个书生,又能如何?”
王嘉尔看不清林在范眼里的情绪,“是吗?那好啊,订婚吧。”
“此次的告书,不如就由朴珍荣代笔如何?
林府公子林在范,王府小姐王嘉尔,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互相爱慕,挚爱彼此。
如若朴书生再能多加几句美言,便更好了。”

“林在范,这是何必?你和朴珍荣注定不能在一起,倒不如好好享受现在。我可是在做对我俩都好的事,这场订婚,如果你真同意了,我可就要入你府邸了。到时候满京城都会知道,你又如何瞒住他?”王嘉尔见林在范有所松动,紧绷的表情都放松下来,低垂着眼看向地面。

“我记得你读书并不算好,可是欠一老师和陪读之人?”王嘉尔点到为此,转身出了林府。

三日之后,林在范亲自上门推了订婚,“王叔,婚事重要,我想隆重为嘉尔准备一次,她终于肯点头,我自然想给她最好的,一时半会怕是备不好订婚,倒不如现在开始筹备正式婚礼,也恰好能赶上令郎凯旋。”滴水不漏,无从拒绝。

王父同意后,两人在花园见了面。
“珍荣昨日来了,以陪读身份。”
“我看得出来,别人难保不会起疑心,你可不要太过分。”王嘉尔叮嘱。
“没有能比你带进自己房里睡更过分的了。”折扇一指从王嘉尔房里探出头来的段宜恩。


天色已暗,外面雷声滚滚,王嘉尔借口害怕,拉段宜恩上了自己的床。
“宜恩,我考你个问题。”
“我今年50岁了,我出生后从未笑过也未曾哭过,我杀过人,我爱你,我没有踏出过这个房间。你猜,哪一件事是真的?”

“…”外面下了雨,风从窗户的缝隙吹进来。
“我也爱你。”段宜恩搂紧了身侧的王嘉尔。

两人很久未睡得如此好了。


—————————————————————

我个人完全不知道古文的他称自称,所以切拜。

我写错了,评论里告诉我。我会全部修改的。

这文王嘉尔戏份可能有百分之七十?宜嘉戏份百分之二十。出场全是糖,这个我可以保证。

伉俪会轻描淡写几句。

很晚了,爱你们!

评论(10)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