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

游戏

第二十四棒


宜嘉


王嘉尔在朴珍荣家歇了一会,醒来后撑起身体点亮屏幕,距离段宜恩说不记得自己已经过去三个小时。

王嘉尔用力捏着双拳,寂静的房间清楚地响起骨头的咯吱声。他还是放心不下段宜恩。

眼睛红肿得难看,平常最注意外貌的王嘉尔这次也顾不上这些,穿上外套围上围巾拦下出租车去了几小时前让他哭着离开的地方。


段宜恩躺在床上正在观察周遭的环境,虽说已经醒来,但因为没有家属,并没有办理出院手续。对上他陌生又探究的眼神,王嘉尔只觉得自己的心揪着疼。他努力平息下自己想哭的情绪,走向床边的椅子,坐下。

“我叫王嘉尔,你喜欢叫我嘉嘉。”

“我没有家人,只有一个没血缘关系的弟弟。”

“我在你的花店的附近公司上班。”

“我的生日是1994年3月28日。”

“我会把很多秘密都告诉你,只有你和我知道。”

“... ...”


“你怎么哭了?”段宜恩伸手拭去王嘉尔的泪,因为惊讶手停在半空中,自己是不会轻易碰别人的,为什么会对这个只见第二次的人做这么暧昧的动作。

王嘉尔没察觉出他的不对,只是摇了摇头“不记得我了没关系,我会全部告诉你的,我喜欢什么,我是怎么样的人,我们经历过什么,怎么认识的。”


“我们什么关系?”段宜恩问。

“嗯?”

“我们是什么关系,为什么我会不记得你?”又是为什么我刚睁开眼睛就看见你在我身边哭红了眼,又是为什么我说我不记得你的时候,你哭得歇斯底里,又是为什么明明都被那个男人带走了却又回过头来找我,为什么,我对你,会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以及,依赖,还有一些我自己都不知道的复杂的感情。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不记得我了,但这都不重要了,”王嘉尔握紧他的手“你记得这件事就好,我是你的爱人,一个因为爱你可以放弃一切的人。”


————————————————————————

虐完一棒甜一棒,希望大家不会因为我写了失忆梗就打死我,我保证,在段宜恩失忆的这段时间,我都写甜的。至于璐,我就不知道啦。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