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

痛症 9

两个人翻出栏杆没有再回比赛场地,胜负什么的,等他们回来也就知道了,段宜恩不想再看见那个男人了。王嘉尔给林在范发了个短信,算是打过招呼了。
“你要去哪?”王嘉尔发完短信把手机收回口袋里发问。
“不知道,好不容易休息,不想回学校。”段宜恩的脸在王嘉尔眼前放大“不如我们去约会吧。”
“谁要和你约会?!”王嘉尔推开人后加速了步伐,像想到了什么,继而停下了脚步“我们,去看看朴珍荣吧。”
段宜恩看着王嘉尔的后脑勺,仿佛能看见他说这句话时落寞的表情,他向前两步,站在王嘉尔的身后,双手环过他的腰,轻轻给了他一个拥抱。

-

王嘉尔买了一束白色的百合,上面还有几滴水珠,他弯下腰,把百合放在朴珍荣的墓碑前。段宜恩站在他的右后侧,墓碑上的照片看起来像是学生时代的照片,比他在王嘉尔照片墙上看到的更有活力。
“珍荣,我带段宜恩来看你了。”王嘉尔的声音有些沙哑,垂下眼手轻轻拂走墓碑周围的灰尘。


我和你交往整两个月的时候,你身体状态越来越差,脸色苍白到几乎透明,我记得你和我说“嘉尔,如果我走了,你要找到一个比我爱你更多的人。”我当时拉着你的手不肯放开“没有人比你更爱我了,所以你不能走。”你那会连笑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拉扯着嘴角。
你走后的一年多,我每天晚上都在想你,后悔没有更早认识你,后悔没能更久陪着你,你生病痛苦时我除了心疼什么都做不了,连最后一面我都没有见到。我想我再也不会像喜欢你这般喜欢一个人了,甚至守着你干脆一个人到老也好的想法也出现了。
可现在,我认识了段宜恩,不知道算不算完成了你的夙愿,我不知道现在的我有多喜欢他,但是珍荣,我想试试,试试和他好好在一起。


“嘉嘉?”段宜恩拍了拍王嘉尔的肩膀,他已经维持这个姿势很久了,在哭吗?
“marky,你猜我和珍荣说啥了。”王嘉尔转过脸笑了。
“说什么了这么高兴。”段宜恩不明所以。
“让他在你欺负我的时候多去你梦里看看你。”王嘉尔做了个鬼脸。
“谁会欺负你,白痴。”段宜恩刮了一下王嘉尔的鼻子。
他转而看了一眼朴珍荣的照片,闭着眼睛,双手合十。

王嘉尔经常会和我提起你,说起你的时候表情都明亮了,可说完了就又变得沉默,我想他应该真的很喜欢你,让笑起来这么好看的人,成天为你掉泪,朴珍荣,你还真是很过分啊。
他答应我和我交往的时候,我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我以为他一直都不能放下你了,我想着,这是最后一次了,如果他还是拒绝了我,我就当他的好朋友,用另一种方式保护他,让他开心。但还好,他终究点头了。
对你说谢谢好像不对,可我却真的想要谢谢你。天堂没有病痛,王嘉尔我会照顾好的,不要再担心了。

段宜恩睁开眼睛,被王嘉尔放大的脸吓了一跳“你说了很久,都说了什么?”“不告诉你!”

-

两个人在王嘉尔的家楼下分手,段宜恩的吻刻在王嘉尔的额头上,目送他上了电梯,自己转身走出小区搭上了一辆出租车回家。
电梯门到达15楼打开,王嘉尔收到段宜恩的问候短信,回复还没打出就撞到了人。
捂着额头正想开口道歉,却撞上了23号的视线。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等了你好久呢。”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