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

痛症 8

23号被裁判保护起来,段宜恩被罚红牌下场。比赛场地吵闹了一会,也因段宜恩的甩手离开平静下来了。
王嘉尔脑海里都是几十秒前段宜恩发疯的样子,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他,再没有心思看比赛,金有谦补了段宜恩的空位,站起身后拍了拍王嘉尔的肩膀示意他去追段宜恩。
看了一眼趴在他脚旁的段宜恩的黑色背包,王嘉尔咬咬唇还是拎着包追了出去。

出了场馆,四下无人。王嘉尔喊话也没听到回应,着急着在周围转了一圈,最终在河边看到坐在石板上望着水面发呆的段宜恩,他才舒了口气。
他把背包丢在段宜恩身后,自己站在高处朝下看他。被砸到的人没有转过头,维持着原来的动作一动不动。
“marky。”王嘉尔无奈,轻叫出声。
段宜恩听到王嘉尔的声音,慌忙回过头,红着眼睛委屈地看着他,眼泪仿佛下一秒就要夺眶而出。
王嘉尔翻过栏杆,跳到石板台上,段宜恩匆忙站起身接他。后者稳稳当当地站好,给了段宜恩一个大大的拥抱,他低沉的嗓音在段宜恩耳边响起“我不会走的。”
王嘉尔不知道段宜恩发生了什么,但此刻似乎说再多都比不过这一颗定心丸。果不其然,段宜恩回抱住他,眼泪滴在他的脖子上,有些发烫。

-

段宜恩给王嘉尔说了他来这所学校之前的事。

他和23号曾经是一对好朋友,因为都是一个班的还一起进了篮球队,两个人几乎可以说是形影不离。所以当段宜恩有女朋友时,23号也是第一个知道的。
段宜恩当时的女朋友是个很粘人的家伙,每天不上课跑到篮球场看段宜恩打球,在段宜恩进球时还站起来鼓掌,在休息时间缠着段宜恩撒娇,在大众面前要抱抱的。所以当时全校都知道学校风云校草的女朋友是个烦人精。
后来有传闻,段宜恩的女朋友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一个男的拉出教室,还去开了房,把段宜恩头发都给绿了。

“我不信,和他一起把那个造谣者拖到巷子里打了一顿,”段宜恩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带着不屑的笑“流言算是因为那次后不敢再传了,可是,后来啊。”
后来,段宜恩让当时的女朋友和23号一起在篮球场门口等他时,却撞见了他们接吻。

“知道我为什么会放心他们两个在一起吗?”段宜恩自嘲“一 我以为他们两个不会背叛我,起码他不会。二 他和我说他喜欢男人。”
段宜恩朝平静的水面丢进一块小石头,水波涟漪,段宜恩的故事还没结束。
段宜恩当晚就和女友分了手,第二天在篮球馆训练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段宜恩开玩笑似的问他,是不是她勾引你。
23号站在三分线上,对准篮板,找准角度,投进一球,转过身对段宜恩歪嘴一笑,说“是我主动的,我说mark还没出来,要不要接个吻。她自己就撅起嘴了,你这个女朋友还真好上。之前开房也是真的吧。”
因为意想不到的回答,段宜恩低下头,捏着拳头,声音又低沉了一度“理由呢?”总有理由的吧,说一句是怕我遇到不好的对象的试探,或者说一句是我一时之间迷了眼,说错了话。
23号显然没有听到他的心声,自顾自地说“理由?因为我喜欢吧。”
“喜欢抢走你喜欢的东西。”

-

段宜恩平静地说完了最后一句,一旁的王嘉尔却站起身来要往外走。段宜恩慌忙拉住他的手,“你干嘛!”“还能干嘛!我要去打那小子!你在这等着,我一会就回来!”说完愤愤地就要去爬栏杆 。
段宜恩哭笑不得地拉下,摸了摸他的炸毛,明明是自己的事,怎么这人比他还要着急。难道?
“你现在是不是要去打那个人?”
“对!”
“你现在是不是特别生气?”
“对!”
“你现在是不是喜欢我?”
“对!…不对!谁喜欢你了!”王嘉尔反应过来马上反驳。
“那刚刚的我不会走的是什么意思?”段宜恩坏笑,他好像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字…字面意思!”王嘉尔红着脸还是想走,只是这回的目的是逃脱这个尴尬的局面。
“嘉嘉,”段宜恩一秒正色,扳过王嘉尔的肩膀“我们在一起吧。”不管发生什么都不离开我,不背叛我,一直,都在一起吧。
王嘉尔捂着脸的手因为听到这句话而放下,看着段宜恩认真的神情,他想到林在范之前和他的谈话。“和朴珍荣相比,你现在每天更多的会想到谁?是段宜恩吗?”王嘉尔那天始终没给林在范一个回复。但是现在,他有答案了。

“好。”

比起珍荣,如果我现在更多的想到的是你,那么段宜恩,我们就试试吧。我好像开始喜欢你了。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