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

游戏

第二十二棒


宜嘉


王嘉尔听到后也没问什么,段宜恩对他一向很好,他倒是乐得轻松自在。闭上眼睛迷迷糊糊的又想睡觉,是因为工作太累了吗,最近怎么这么疲倦。


朴珍荣坐回车子里,捏着方向盘的手因为用力而泛白。走了一个金有谦,瞒了一个defsoul,现在又来了一个小白脸,长得好看不说,偏偏王嘉尔对他还是明显的上心,很好,很可以。

他发动引擎,放弃原本要让王嘉尔整理的不存在的文件,驾车离去。


段宜恩在后面的白色宝马车里看得透彻,一早知道朴珍荣那点心思,惬意躺在车座上看着车消失在不远处的转角。转脸瞅见王嘉尔发懵的神情,想笑又难过。


王嘉尔醒来时窗外的天色已经全黑,半睁着眼在床头柜上摸到手机,刺眼的光线让他的眼睛有些发疼。

23.48

自己到底是睡了多久。

他划开屏幕,段宜恩发了几条短信

“我先回家了,饭菜在厨房,醒来后记得热热再吃。”

“明早八点半我回来接你上班。”

“不管怎么样我都在。”


王嘉尔看着最后一句话愣了神,莫名其妙。


他挣扎着爬起身,揉揉本来就乱的发打开客厅的灯,看来这个处女座洁癖还顺便帮我把家打扫了嘛。他把饭丢回电饭锅闷了一会,又把菜重新炒了一遍,算是解决了一餐,把空碗盘丢进水池里,用纸巾抹干净嘴边的油,懒得刷牙又蒙回了被子里,醒来就能看见他了吧。


段宜恩是步行来的,车在昨晚回去时蹭了墙,掉了一层漆,他没法只能送去修理厂,路上想事情损失了几千,到王嘉尔家时的脸色都忧郁了一层。

王嘉尔坐在出租车上嘲笑段宜恩,还心疼了一把钱,愣是没有一句安慰。段宜恩觉得自己更委屈了。


车停在离公司不远的甜品店门口,段宜恩点了一份小寸芝士蛋糕递给王嘉尔,“你早饭没吃多少,上午饿了记得先吃,中午我在你楼下等你。”绿灯亮起,王嘉尔拎着蛋糕甜甜地转身答应。

段宜恩看着王嘉尔好看的眉眼笑着,右侧一辆横冲直撞的车却在此刻笔直朝着他们而来。段宜恩几乎是下意识推开王嘉尔,手中的蛋糕掉落在一旁,王嘉尔双腿瘫软看着倒在血泊里的段宜恩,疯了似的冲着周围的人

“叫救护车!”


王嘉尔坐在急救室门口,眼睛红肿到再也哭不出来。朴珍荣坐在他的身边,安慰的话语说不出一句,只能轻轻拍着他的后背,无声地告诉他他在。


急救室的红灯灭了,王嘉尔拽着医生的手,喉咙沙哑着问他段宜恩的情况。医生摆出官方的微笑告诉他伤者已经脱离危险时,王嘉尔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


他坐在病床边上,握着因为麻醉药效还昏迷着的段宜恩的手,朴珍荣无所适从地站在一旁,留下一句“我出门买饭”,病房里就只剩下他们两人。


段宜恩睁开眼睛,看着眼前人舒心笑出来的模样,慢慢地抽了回手,问了一个让王嘉尔几近崩溃的问题。


“你是?”


—————————————————————

两天没写原因是看王子变青蛙了,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这部电视剧,男主失忆了,于是,灵感。璐看了会打死我吧,但我无所畏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20)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