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

痛症 6

段宜恩当晚是被王嘉尔抬回家的。一个看着压根没肉的人,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么沉的。这是王嘉尔当晚抱怨最多的事,他这辈子都没见过接完吻后睡着的人。
好容易扛到位于三层楼的段宜恩家门前,看了一眼密码锁,王嘉尔闭着眼试图逃避他不知道段宜恩家门密码这回事,乱输了两遍后仍是密码错误,王嘉尔终于没有力气,把段宜恩“摔”在地上,开始摸索段宜恩的口袋,找到身份证后第一反应不是看生日而是看证件照,这个人,真的是连证件照都该死的好看啊。

0904

“滴滴滴—”

还有三个月就生日了啊,王嘉尔把身份证丢在餐桌上,扛着喃喃自语的段宜恩进了主卧室。把他甩到床上,替他脱了鞋和袜盖好被子后,王嘉尔觉得整个世界都明亮了。

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时针指向12点。这里离他家差不多一个小时的车程,段宜恩有辆机车,王嘉尔见过几次,每次想要试试都被段宜恩拒绝了。嘴上说着害怕自己的爱车受损,实际还是担心王嘉尔出事,可现在醉酒的段宜恩可管不了他了。王嘉尔凭借直觉在床头柜的抽屉里找到了钥匙,故意在段宜恩耳边晃荡几声,用轻快的声音给他告别,但如果段宜恩此刻是清醒的,听到这个声音绝对会很想打人就是了。

王嘉尔摇着钥匙在楼旁边的小巷子里找到了段宜恩的爱车,插上钥匙孔,驰骋而去。

第二天因为头疼醒来的段宜恩,看了一眼被翻得凌乱的抽屉和东零西落的鞋袜,差点以为家里进了贼。直到他看到王嘉尔留下的纸条,“你的车在我这。”段宜恩揉揉脑袋,好像更疼了。

-

王嘉尔进篮球场的时候,段宜恩还因为头疼在给自己煮解酒汤。他冲着金有谦打了个招呼,顺便炫耀了一下手中的车钥匙。金有谦一眼认出是段宜恩的,没提找到段宜恩的事,反倒抢起钥匙,被王嘉尔收回后,撒着娇拜托“哥就一次!等mark哥回来我就骑不了了!”

“没门!我费了多大劲从marky那拿来的。”你去背他几百米然后上三层楼试试。

金有谦嘟着嘴回球场和崔荣宰打篮球了,拿着钥匙得意的王嘉尔开始盘算起要怎么和段宜恩解释机身的刮痕,他发誓绝对不是因为他操作不当停车时蹭到墙了,一定是小屁孩晚上不睡觉,早上起得早,吃饱了撑的拿石头只刮他的车,对没错,一定是这样。

所以当段宜恩冷着脸上下巡视一圈王嘉尔,问了一句他的车怎么了,王嘉尔就把心中想的理由一字不落地全说出来了,然后,遭到了段宜恩搓脸的惩罚。

看见段宜恩平安回来,脸上还有前天他给留下的伤疤,林在范没说什么,只让他赶快去训练。

昨天的林在范看到三个急忙跑出去的人影,就跟了上去,拦下一辆出租车追上他们,看见目的地是在段宜恩家的小区,大概也就知道了。只是他不该担心一个先天性心脏病患者的去向,然后随着他进了酒吧,看到他和某位正在刻苦训练的人接吻。

不过也好,王嘉尔终于开始试着放下朴珍荣,接受其他人了。只是,他们最后会怎么样,谁也不知道。


————————————————————————

微博@拥段
已完结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