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

游戏

第二十棒


宜嘉


王嘉尔在段宜恩怀里醒来,揉了揉眼睛就要下来。段宜恩把他放在地上,看他站都站不稳的模样发笑,而后眼神又染上一丝心疼。


王嘉尔伸了个懒腰,走在前面回过头问他“医生说什么了?”

嗜睡症三个字就在嘴边却没有说出来,只是摇摇头。“我说什么了,我身体这么好,哪会得病,倒是你啊marky,一直感冒才该看医生才是。”王嘉尔骄傲地撇嘴,举起双手展示自己的肌肉,却因厚厚的外套包裹住而放弃。


段宜恩摸摸他的头发“是是是。”不管怎么样,我都会保护你的。


他开车载王嘉尔到了公司楼下,后者想到了堆积了满桌子的文件,委屈着脸赖在副驾驶上一动不动。段宜恩好笑地拉开他遮挡着脸的围巾“围成这样,怕有人追杀你啊?”“marky。”王嘉尔抬眼,眼神认真地看着他。


被叫的人收起笑容,他发现了?“到。”


“我辞职然后你养我吧。”王嘉尔又换上了委屈的表情哀嚎道。

“好啊。”段宜恩坐在驾驶座上倒是很乐意“花店虽然没多少人,但是饭还吃得起。”


王嘉尔探头看了一眼生意惨淡的花店,“你说我俩靠着这个花店能活多久?我还是乖乖去上班吧。”他撇了撇嘴,嫌弃了一下段宜恩。


朴珍荣站在落地窗边,手上的咖啡还冒着热气,看着白色宝马车出现到过了几分钟后才见王嘉尔下车,再见一男人从主驾驶座下来替他理好围巾,朴珍荣只觉得他肺都快气炸了。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