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

痛症 4

“可我还活着。”

王嘉尔停止挣扎,攥着段宜恩的衣角嚎啕大哭。段宜恩再不敢说什么,笨拙的手只能一下又一下抚摸他的头发,帮他平息。
这是王嘉尔离开朴珍荣的第二次大哭,在段宜恩怀里。

-

两人回到体育馆时,门已经上锁了,看了一眼身上的球服和孤零零躺在座位上的背包,段宜恩叹了一口气。
“嘉嘉,我回不了家了。” 一脸委屈撒娇的猫样。王嘉尔确认了一下有好好放在口袋里的钥匙,没办法地点头。
段宜恩仿佛得逞的样子,脸上的伤口还隐隐流血,却咧开嘴笑得好看“你不怕我做什么啊?”“你别闹了。”王嘉尔红着耳推开他“再烦睡大街去。”
被警告的段宜恩摊摊手,跟着王嘉尔身边闭紧嘴巴没再说话,嘴角上扬。

-

进入王嘉尔家后,段宜恩第一眼看到的不是落地窗外的夜景,也不是一面全是王嘉尔和别人合照的黑色照片墙,而是每个柜子上都有的大大小小的药瓶。每一瓶都在趴着就能拿到的高度,段宜恩似乎能想象到,王嘉尔心脏病发作时疼痛到蜷缩在地上站不起来,艰难爬到药瓶旁,颤抖着手勉强抖出两粒药,没有水还要硬生生吞咽下去的样子。
段宜恩突然很想保护他,尽管现在他还不知道要用什么方式。

“marky你会做饭吗?”王嘉尔的问话打断了段宜恩的思绪。
“能喂饱自己的程度。”段宜恩走进厨房。
“这些食材够不够?”王嘉尔打开冰箱,不算丰盛但足够了。
“嗯。”段宜恩随口答应下,然后想到什么,无奈地回复“我是客人啊嘉嘉。”
“都让你白睡在我家了,就干点活吧段少爷。”王嘉尔连头都没回,只是冲段宜恩摆了摆手,就扑倒在沙发上。
真是的。段宜恩无可奈何地笑笑,挽起衣袖开始洗手。

“嘉嘉,起来了。”做饭的这么一个小时,某只爱睡懒觉的懒猫早已在客厅打起呼噜,做好饭的主人轻手轻脚走到身边,用温柔的语调喊小猫起床,小猫不听,慵懒地嗯了一声,伸出猫爪按住主人捏他脸的手,蹭了几下不情愿地睁开眼睛。
“做好了吗?”小猫打了个哈欠,用猫爪蹭自己的脸和眼,朦胧的睡眼还有点雾气,主人没忍住,偷亲了一下他的额头,“嗯好了。”
王嘉尔许是没感觉到,刚睡醒的他只单单因为段宜恩的凑近就开始笑,后者反倒以为王嘉尔默认了这种身体触摸,嘴角上扬得更加明显。


段宜恩的料理比王嘉尔想象中的好,手中的筷子一直没肯停下,段宜恩还没吃下两口,对面的人已经半碗下肚。“没人和你抢,慢点吃。”段宜恩抽过一张餐巾纸递给他。
王嘉尔接过,随手抹了一把粘在嘴角的油渍,捂着嘴笑嘻嘻地点头,而后又暴风进食。

碗是王嘉尔洗的,段宜恩撇着嘴不肯动身的时候,王嘉尔就没法了。趁着他还洗碗的空档,段宜恩好奇地走到他从进门后就一直想看的照片墙前。
大多数的合照是和看着像王嘉尔父母的人拍的,其他的还有他认识的林在范金有谦以及球队的一些集体合照,可还有一个人,穿着病服,和王嘉尔合照的时候看的不是镜头,而是王嘉尔。
这就是朴珍荣吧,段宜恩想。
照片钉在整面墙最中心的地方,和其他照片相比更新的模样。
段宜恩低下头,盯着地砖,用脚尖一下又一下踢着,像是不满,又像是忍耐。

王嘉尔洗完碗从厨房出来时,段宜恩拿着手机趴在地毯上仿佛正在打字,打完后一按锁屏把手机随手丢在沙发上,转过身体撑着脑袋嬉笑着问王嘉尔要不要来一盘紧张刺激的真心话大冒险。
后者没搭理他直接走进卧室,没过一会拿出一套衣服和一床被褥丢在沙发上,手指着一扇门,用极快的语速说“这些就是你今晚要用的东西,我全部都给你准备好了,那个是卫生间,你可以去洗个澡,沐浴液和洗发露都在镜子后面的柜子里,至于内裤我没新的给你,你自己凑合着多穿一天吧,衣服上有几滴血你自己看着是扔了还是丢洗衣机,洗衣机旁边有说明书,你要是看不懂就直接把衣服扔了得了,牙刷我也没新的,你凑合着用清水漱两下,今晚没事别来我房间找我。”
王嘉尔转念一想觉得不对,又补充了一句“有事也别来找我,除非着火。”
“那么,晚安哦。”

这么大一段话,段宜恩愣是只听懂了最后一句。看了一眼掉落下来的灰色运动裤,无奈发笑,拿起衣服就起身走向卫生间。

浴巾搭在肩膀上,黑色的发丝正在滴水,有几缕掉下来遮了眼睛,段宜恩又撩了上去,左手随意地拿浴巾擦着头发,右手伸出两根手指,用食指关节开始轻扣王嘉尔的房门。
开门后的王嘉尔头发还没干,一滴水珠顺着线条流进衣服里面,段宜恩看得出神,反应过来后抬脚准备进门,被王嘉尔抵门挡住,双手交叉在胸前问他何事。
段宜恩也不恼,靠在墙上,笑了一声“不是你说的着火来找你吗?”
“哪着火了?”王嘉尔不信,皱着眉往外探了探头。
段宜恩笑意更浓

“我。”

语毕,左手停下动作,伸手去拉王嘉尔的手臂带近自己,右手扣住他的脸,对准嘴唇吻了下去。


火现在可是烧到我心头上了。


————————————————————————

微博已经全部更完@拥段

评论(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