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

游戏

第十八棒


珍嘉


王嘉尔吃饭的时候连打了好几个哈欠,坐在对面的朴珍荣觉得好笑,捏了一下他的鼻子“你怎么和头小猪似的,怎么都睡不醒?”


王嘉尔瞥了他一眼,打开他的手。这几年他越来越爱睡,好几次带着金有谦出去逛街买衣服,金有谦进去换个衬衫的工夫他就在别人的座椅上睡着了。他一直没当回事,反倒是金有谦觉得不对劲,要带他去医院。王嘉尔就拉着他撒娇“爱睡觉能有啥病,我闻不了医院的味道,不想去。”金有谦也就过去了。


朴珍荣带着王嘉尔去公司时,不经意地问了一句文件的事。


“那个啊,我们公司还真是忙,要处理的文件那么多。”王嘉尔开着玩笑过去了。


朴珍荣握着方向盘的手渐渐用力,表面上职员都对他献殷勤,说他是能干的总经理,什么事有他在就不怕了,实际上背地里把他骂了个透“空有空壳的富家子弟,这世道有钱就是大爷,天天带着那个小实习生约会,搞不好还是个gay。”朴珍荣是不在意别人怎么说他的,只是王嘉尔。所以他和人事部说了一声把这两个天天在休息室喝咖啡的无用之徒开了。


王嘉尔看着前方的路,视线越来越模糊,戴上帽子,把半张脸缩在围巾里,又打算补一觉。朴珍荣没法,拉下车上的镜子,算是帮他挡了一点光线。


车在公司负一楼的停车场停下,看了一眼还在睡觉的王嘉尔,朴珍荣情不自禁在王嘉尔额头上落下一个吻,好好睡吧,我的爱人。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