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

痛症 3

王嘉尔觉得,他喜欢和段宜恩在一起,可能是因为在他身上能看见朴珍荣的影子。都是不爱言语,盯着他眼睛喜欢看他说话的模样。

王嘉尔勾着段宜恩的脖子,陪他上下课,陪他练球,几乎形影不离。林在范没了伴,成天拉着金有谦陪他出去喝酒,金有谦推脱不过,放了他朋友bambam一次又一次的鸽子,而后终于有一天在bambam“再放我鸽子就绝交”的威胁声下,避开林在范逃出了体育馆。

不知情的林在范正打算把篮球架举起来看看金有谦到底去了哪里,王嘉尔和段宜恩刚好路过,他一把拉住王嘉尔,朝着段宜恩开玩笑:“嘉尔可是我的人,今晚他得陪我。”

段宜恩把篮球放在腰间,用手搭着,歪头巡视他俩。王嘉尔慌了,急忙摆手“marky,我俩不是你脑海里想的那种关系。”

段宜恩笑了,反问“我脑海里想的什么关系?”看到王嘉尔红到耳朵根的脸,段宜恩停了玩笑,另一只空着手理了理王嘉尔的前额发,“行了,我先回家了,你和在范别玩太晚。”


-


“王嘉尔,你还记得朴珍荣吗?”林在范站在酒吧的二层,手肘撑在栏杆上,看着一楼灯红酒绿的男男女女,凑近王嘉尔的耳朵发问。

后者欲饮酒的动作停止,连嘴角都沉了下去,而后又一饮而尽一杯,看着玻璃上闪耀的光芒,低着头,睫毛挡住灯光,眼睛下方一层阴影,看不清表情,张口的声音却沙哑了。

“每天晚上我都在想他,怎么可能忘记啊在范。”

林在范无言,夺过王嘉尔手中的酒杯,“别忘了你是个心脏病患者。”

右手突然空了,虚无地抓了几下空气,垂下手没有想抢回的心思,转过身靠在栏杆上,低着头旋转左手中指的戒指。段宜恩问过他这个戒指,银质的普通戒指没有特别的花纹,上面隐约可见刻出来的两个英文字母。

“JY”
珍荣

戒指已经开始泛黄,朴珍荣离开王嘉尔也已经一年多了。


-


段宜恩今天没有来球场,王嘉尔拦下正收拾东西打算去找bam的金有谦,后者拉好运动外套的拉链,指了指不远处的空地,“十几分钟前我看他和在范哥一起过去了。”

“谢了。”


空地不大,王嘉尔环顾了一周没发现人影,想着两个人可能走远了,正打算返回就听见了打斗声。循着声音找过去,王嘉尔看到段宜恩瘫坐在地上,他的正前方是用力握紧拳头的林在范。

“呀!”王嘉尔呵斥,林在范再欲落下的拳头被他挡下“林在范你疯了啊!”

林在范瞪大着眼睛反吼王嘉尔“你才是疯了王嘉尔!”


段宜恩拍拍身上的灰尘,用大拇指拭去嘴角的血迹,因为疼痛皱紧了眉头,他始终没有开口说一句,任由林在范辱骂,也只字不提。

王嘉尔好容易才把林在范拉开,中途打了个电话把金有谦叫了回来带人,自己留在段宜恩身边没有离开。

“你们为什么打架?”王嘉尔开门见山。

“因为你。”段宜恩回答得坦坦荡荡。

“在范和你说了?”王嘉尔像是知道了理由,放松双腿坐在段宜恩旁边。

“嗯,从你们认识到你为他跳楼,全都说了。”段宜恩画着地上的沙子,像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你和他说了什么?”林在范近些年鲜少发脾气,王嘉尔是知道的,这次这么大的火和段宜恩脱不了干系。

“我说朴珍荣已经是个死人了。”段宜恩抬起头,试图看清王嘉尔的神情,对方却只给他一个头顶。

段宜恩没有说错,王嘉尔的朴珍荣,确实,已经是个死人了。

但正因为是真相,才更令人生气。

因为无法反驳。


王嘉尔起身就要走,段宜恩抬手抓住他的手腕,借势站了起来,不顾王嘉尔的反抗,硬生生把他固定在自己怀里,

“可我还活着。”


王嘉尔,试试我怎么样?




————————————————————————

微博更新到第九章@拥段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