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

痛症 1

    
  王嘉尔出现在篮球场的时候,第一个拉下他的是金有谦。

  “哥你不要命啦!”金有谦拽着王嘉尔的袖子,一直把人拉到观众席上才肯放手。

  后者一边抱怨衣服都被扯坏了,一边重新戴好了帽子,“呀金有谦,我又不是第一次打篮球了。”

  “你还说呢!上次你倒在地上吓死我了,这次说什么都不能再让你打球了,在范哥非打死我不可。”金有谦想到上次王嘉尔捂着心脏倒在地上一个劲喘气的样子就开始打寒颤,右手给自己顺了顺气,左手硬按着身边的人的肩膀,试图让他坐下。

  王嘉尔拗不过,不情不愿得就范。

  场上还在为了几天后的市里比赛练习,王嘉尔的视线跟随着篮球,左右晃动。“喂,那是谁啊?”他指了指现在接过球的一个男孩,是个陌生的面孔。

  “啊他啊,你住院的时候他刚来,据说刚转学来的,在之前的学校也是篮球队的。实力不错,在范哥就让他上场了。”

  “才刚来就让上场,看来真的不错嘛。叫什么?”王嘉尔摸摸下巴,眯着眼睛,努力看清他的脸,长得好像不错嘛。

  “段宜恩,英文名mark。”
  
  蛮好听的。
  
  练习赛结束了,段宜恩走到自己的背包旁,正要拿水,面前却突然出现了一个金属瓶子,挂环碰到瓶身,发出好听的声音。顺着往上看,拿着它的主人对着他笑得好看。

  “hey. i am jackson.”看出对方的疑惑,王嘉尔把瓶子凑得更近了些,“生理盐水,你出了很多汗,别担心,我昨天新买的瓶子,还没喝过。”

  再不接就太不给面子了,“mark,谢谢。”
  
  两人关系升温得莫名其妙,连一向最懂王嘉尔的林在范都难以理解。

  所以他终于在王嘉尔又一次拎着背包打算抛下他去和段宜恩吃饭的时候拉下他,在他耳边轻声却咬牙切齿地说:“我们已经很久没一起吃饭了嘉尔。”

  不料对方只是嘿嘿一笑,拍着他的肩膀敷衍地说,下次下次。而后又朝前喊了一句marky,加快速度跟了上去。

  林在范就是在这时候意识到不对劲的。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