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

游戏

第十棒


宜嘉 范二


林在范挑着眉,伸手就要去抓王嘉尔,被段宜恩甩手打开后,怒意更浓。


“我说过,你弄疼他了。”段宜恩更往前站了一步,眼神是王嘉尔没见过的样子,愤怒疑惑全涌在一起,他是很想质问王嘉尔眼前这个人是谁,但不是现在。


王嘉尔看着两个人的对峙,想避开任由他俩吵闹却没地可逃,拉住段宜恩的衣袖“marky,你先去把衣服换了。”见段宜恩不动,他的声音沾了一些怒气,“mark。”


段宜恩没辙,撩开还在滴水的刘海走进王嘉尔卧室。客厅只剩下林在范和王嘉尔面面相觑。


“他是谁?”打破沉寂的空气,林在范沉了口气又问了一遍。


“段宜恩。”王嘉尔照实回答没有更多的解释。


“你和他很亲密?”林在范皱眉,有些不满王嘉尔平静的表情。


“你是指朋友还是情人,如果是朋友,那没错。”王嘉尔把袋子里的蔬菜放进冰箱,开了一罐啤酒。


“那情人呢?”林在范着急地反问,而后又意识到什么,懊悔地握紧了拳头。


果然,“在范。”王嘉尔皱着眉头。他自小不喜欢受别人管制,也讨厌别人过多的质问,他会觉得这个人,“你不信我?”


王嘉尔喝了一口啤酒,再次沉静下来的客厅,清楚地听到他吞咽的声音。段宜恩恰好换完衣服出来。


王嘉尔看了一眼段宜恩,又看了一眼林在范,“marky你病养好了吧?那先回去吧,明天我去花店见你。在范哥留下吧,你不是很擅长做饭吗,我也很久没吃了。”


没等段宜恩拒绝,王嘉尔就替他开了房门。话语到嘴边却只能作罢,段宜恩尽管不愿还是摸摸王嘉尔的头发出了门。


现在只有林在范和他了。


————————————————————————


我写得什么玩意 @甜酒129l 我写痛症去了。顺便等待两分钟后你的第十一棒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