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

大吉大利 今晚吃鸡 (上篇)

三月十五日,也就是九天后。我们的@甜酒129l 宝贝儿就要生日了!所以!接受了她的点梗,开心地为她写了一篇贺文。但因为设定实在太对我胃口了,所以打算分成,上下篇或者上中下篇,又或者上中中二下篇。
因为我本人并不会吃鸡,只看视频。所以很多游戏里不科学的地方,请!不!要!细!究!谢谢各位。
以下文字全是我个人脑洞
请勿上升爱豆
再一次谢谢大家。
请看文吧!



王嘉尔迟到了。
“十一分钟五十五秒,还好还好,没有很迟。”王嘉尔看着满弹幕的抱怨抚慰,单手给自己开了罐可乐。
“哎我睡过头了,”这可乐有点呛鼻,难受得王嘉尔皱紧了眉头,“我没有想到我下午三点开始睡会现在才爬起来,我饭还没吃就赶来了。”

王嘉尔,绝地求生直播up,凭借“人体描边挂”“灵车飘移挂”出名。

“我点外卖了,等会让他放楼下,我们先开游戏。”王嘉尔把可乐丢在了一边,空腹喝碳酸,差点没让他打出个嗝来。

“今天还是双排吧,单排太无趣了。”

-是死得太快了吧233
-单排只吃过鸡屁股的小嘉哈哈哈哈哈
-好好好听你的,你说啥是啥。(绝对不是因为你菜)
……

王嘉尔全当作没看见,哼着小调开开心心进了游戏,匹配到一个“tuan1n”队友。

“hey man! where are you from?”等待游戏的时间,一个来自美服up主的日常问好。
“China。”低沉的男声。
“那我们可以说国语了。”王嘉尔松开按键,看着满屏“哇小哥哥声音好好听”发愁。略带委屈地抱怨了一声“你们现在都不夸我声音好听了。”

等到满屏幕都只剩下“你声音好听”时,王嘉尔才把注意力放在了游戏上“跳哪啊宝贝儿?”他向来是个爱撩的人。
“我标了。”段宜恩在这头听见这两字,有些不爽,心想着这人怎么这么腻呢?王嘉尔可不知道他的想法,得到回应后又说了一句“好的宝贝儿。”
ok,不就是比恶心吗?

快落到地面时,王嘉尔视角往上抬了一眼,发笑“我们这怎么和下饺子似的?”
“别怕,亲爱的,我保护你。”段宜恩先落地进去搜房,一把m16静静躺在小房间中央,“我捡到枪了。”
“我靠你这么快的吗?牛逼啊兄弟。”王嘉尔忍不住为他鼓掌,终于不用上演又一场拳王争霸赛了。
“我不快啊。”
“啥?”王嘉尔正捡到一级头,一时没反应过来对方说了什么,扭头一看右边的电脑,屏幕都是在说开车,才意识到,脱口而出一句“你这么gay的吗?!”

段宜恩在电脑这边笑开了花“你来我这。”
“来了。 …卧槽!兄弟救命啊!有人用锅打我!!!”王嘉尔一转身就发现有人举着平底锅朝自己跑来,吓得他爆了句脏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快来啊!!”
“别急,你往我这边跑,我过来了。”
段宜恩此时正在王嘉尔隔壁楼的二楼窗户边,他蹲下身,瞄准刚从楼里慌张跑出来的,只戴着一个头盔的裸体女人——身后挥舞着黑锅的爆炸头男人。
一枪,两枪。
男人倒地,跪着后退。
段宜恩咂舌,可惜了,第一枪没打中头。“到你了。”

王嘉尔回过头看见三秒钟前还举着平底锅对他张牙舞爪的人,此刻已经倒地了,撸起袖子举起拳头就上去了。“妈的让你追我打!”
不过“宝贝儿这么厉害的吗!两枪就解决了,护我,我舔个包。”
段宜恩听到夸赞轻笑一声“这就厉害了?等会让你看更厉害的。”
王嘉尔觉得这句话有歧义。
“这人怎么这么穷啊?就一锅一饮料。”
“你来我这,我给你。”
“得勒!”王嘉尔屁颠屁颠跑上了楼。

段宜恩几乎给了他所有的医疗用品。
“怎么那么多,你全给我了?”王嘉尔刚捡到的一级包都快装不下了。
“好好活着。”
哈??“我靠我枪法很好的!我一开枪,他们就说我开挂了。”人体描边挂。
“他们?你是主播?”
“… 不~是!我自己玩的,都是被我打死的人说的。”王嘉尔差点说漏了嘴,他可不想队友因为他是主播就不和他玩了。对了“你下把要和我一起玩吗?”
“你先给我看看你的枪法吧。”


王嘉尔决定先离开这个地方,开局不利,没捡到枪,一身肉装毫无输出,更何况毒圈开始缩了,刚好在他们附近一点。“走吧,我刚看到楼下有摩托车。”
“走什么,我给你带把枪。”段宜恩点了一根烟,吐烟的声音耳机这边都听得见。
他重新架上枪,二倍镜在这种环境里完全够用,更何况他甚至不需要它。
树后有人露出了一条腿,一枪,缩回去了。
段宜恩像一只自信满满的猎豹,咬着烟,慢慢扬起嘴角。“藏就要好好藏着啊。”他喃喃,子弹穿透空气,击中了他冒出的头,两枪。
队友应该在扶他吧?
“跟我下楼。”
段宜恩用门做掩体,侧视角观察他们的位置。还是在那。
“你叫什么?”
“啥?”王嘉尔正躲在段宜恩身边探察敌情呢,冷不丁被问,心想着这人怎么这个时候还有闲工夫问问题,“嘉。嘉奖的嘉。”
“嘉嘉你去把摩托车开过来。”嗯?
王嘉尔小名嘉尔,英文名jackson,粉丝给取的爱称小嘉。
从小到大没人喊过他嘉嘉,觉得有点冷的同时,右边的电脑屏幕出现了一大堆粉色爱心。
“您们咋开始刷这奇奇怪怪的符号了??”


不是,现在叫啥是重点吗?
一,摩托车在建筑外。
二,已知有两个人知道我的方位并想打爆我的脑袋。
“请问我这门咋出去?”
“别怕,信我。”

好…
王嘉尔刚一出门,树后的两人就探出身子瞄准狙击。
先是左边的,一枪。
再是右边的,一枪。

王嘉尔不过掉了五分之一血。

“你是神仙吗。?”这是来自王嘉尔灵魂深处的发问。
“不是,快骑车去捡枪,毒圈来了。”段宜恩收起枪,灭掉了一支烟。

捡枪是好,可这摩托车…
“你骑吧。”段宜恩没给王嘉尔推脱的机会。
成,大不了来个车毁人亡,反正我记住他id了。


摩托车第三次撞到栏杆的时候,段宜恩看不下去了。
“要不还是我来吧。你负责舔包就好。”

“ok,我听大佬的。”
王嘉尔终于捡到了开局后的第一把枪。

评论(15)

热度(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