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

变形计之我叫你嘉哥行吗 3

*hi好久不见…
*下一章不知道什么时候见…
*有生之年尽量完结…
*bye~

凌晨六点 山上雾气缭绕 朴珍荣便拖着一个有他一半高的行李箱来了
他一撩遮盖住他明亮眼睛的刘海 半信半疑地走进了这间仿佛稍有震动就会全然崩塌的房间
段宜恩这时正为了送王嘉尔上学 低头坐在床边 挣扎着清醒 听到声音猛一回头 林在范在一旁睡得世界静好 时不时还响起沉重的呼吸声
“我睡哪?”
朴珍荣看了一眼被两个人占据的仅有的一张床 问出了他上山之后的第一个疑问
他不在乎吃啥喝啥 也不在意有没有电脑手机玩 他只有一个要求——床不软我睡不着觉
而现如今 他可能连床都睡不到了 这让他有点绝望
段宜恩也没想到会有三个人来 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只匆匆站起身来把位置让给他坐“你先在这吧 我叫段宜恩 他叫林在范”
“朴珍荣”他坐在行李箱上 看样子这床并不会比他的箱子软到哪去

段宜恩没空反应朴珍荣的感受 他只知道要是再不过去 王嘉尔怕是要迟到了 他急着刷牙 突然想起什么 满口泡沫地对新来的人说“你到时候见到那孩子 不要问他家人的事”
朴珍荣疑惑只持续了一秒 想到可能性以后轻笑一声“没想到你还挺细心 你要去干嘛?”
段宜恩一把抹干净脸上的水 “送他上学”


王嘉尔此时已经背上书包站在门口等了他十分钟 不是说好了要送他上学吗 怎么那么迟还没有来 他踢着路边的小石子 有些发脾气 脚上的劲便大了些
“哎哟”段宜恩被飞来的石头正中脚踝“嘉哥你轻点成吗 我错了我错了 让您久等了”
王嘉尔没想到会打中他 一时有些愧疚 气算是消了
段宜恩看到他舒展的眉头 想着这石头没白挨 搭着他的肩膀就踏上了去学校的路
咕噜——
段宜恩饿了 他昨天只吃了几袋零食 时间过去了这么久 今早又什么都没吃就走了这么一大段路 实在让他有些发昏
他甩甩脑袋 努力想把这点眩晕感甩出去 无奈适得其反 他现在甚至有点走不动道了
王嘉尔察觉到身边的人走路慢了下来 本想着只是他走累了 便没放在心上 哪知肩膀上的重量越来越沉 他才抬头看向段宜恩 嘴唇发白 眼睛也微睁着 丝毫没有刚见面时的生气
“你没事吧?”王嘉尔停下脚步 关切地问道
摄像师这才注意到段宜恩脸色不对“你是不是低血糖?”“有一点…”他连说话都有气无力的“先走吧 送完你后我吃点早饭就好了 没多大事”
王嘉尔不知道什么是低血糖 但他知道早上不吃东西会把身体饿坏的 他从书包里拿出昨天段宜恩送给他的巧克力 他舍不得吃 只吃了一小块就把它放好藏进了书包
“你快吃”他把巧克力塞进段宜恩手里“吃完你就不难受了”



段宜恩靠着一小块巧克力恢复了体力 踏着铃声把王嘉尔送进教室后 软磨硬泡也没法让制作组掏钱给他买份小笼包子吃 他现在真的好想念出门前被他丢弃在饭桌上不愿意动一口的油条啊
揉着空虚的肚皮 一步一步艰难地拖步回家 林在范和朴珍荣正有说有笑 一旁的小桌子上放了一碗青菜面
“…林在范 你不要浪费粮食了行吗?”段宜恩想起了昨天的味道 决定还是饿着
“不是我 是珍荣烧的 味道比我俩做得好多了”
真的假的?!段宜恩兴奋地端起碗喝了一口汤 味道正好 还有点特别的味道“欸朴珍荣你放什么了这么香?”
“五香粉 在范去超市买的 没有老干妈只能用这个满足一下了”朴珍荣嘚瑟
我算是有救了 段宜恩想着 吃了一口面又感叹了一次
“你俩不是刚认识吗 怎么就一口一个在范 珍荣了?”
“你不懂 食物是拉近人与人距离的最大功臣 当然了 还有偶像 我俩都喜欢Defsoul 这就是缘分”林在范笑得眯了眼 段宜恩不屑地看了他一眼
反正我喜欢周杰伦




王嘉尔作业本不见了
他把整个书包里的东西全倒出来了都没找见 巧克力落在同桌的桌上 同桌问“可以给我一块吗?”
王嘉尔停住动作 想了两秒“这个不行 下一次的给你吃”同桌不明白 这块和下块有什么差别 王嘉尔也不知道

“嘉尔 你的作业呢?”
“老师 我可能忘带了 明天我带来给你!”

王嘉尔不知道的是 林在范今早已经把最后一页都拿来给朴珍荣生火了

评论(8)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