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

@甜酒129l 甜酒你好 你看到我了吗?嗨^_^

大吉大利 今晚吃鸡 (中篇)

我不吃鸡,所以一切游戏上的错误细节,请不要在意!
本来不打算发展线下的,但@甜酒129l 要吃肉…
所以把进度一下子拉大,下一章会见面但不会有车!
下下一章可能会有吧…(跪)
ooc实属正常现象
不要上升爱豆
有啥异议怪我头上
看文愉快^_^



一把akm。

“我和你换吧,m16给你。”段宜恩边说边把枪丢下来,捡走了akm。
“那这四倍镜给你吧。”为了感谢他,王嘉尔让出了盒里的倍镜。
“不用了,配你的枪吧。”段宜恩跳上车“走了,毒圈缩了。”

事实证明,段宜恩这个人,不但枪打得准,车也开得好。一路平稳地开到圈内还能来个漂移停车,尽管这个举动差点让两个人都死了。
“我靠宝贝儿,您这停车够不要命的,下次教我?”王嘉尔十把里能开车把自己摔倒八回。
“成啊,只要你把东80方向的人给杀了。别说教你,我的副驾驶就永远是你的了。”段宜恩都习惯了这个称呼,撩人撩得炉火纯青。

不就是杀个一百米以外的人吗?这任务对他来说也太简单了吧。王嘉尔甚至怀疑段宜恩压根没打算给他出难题。
“看来你很想教我啊,给我一个这么轻松的任务。”王嘉尔笑着说完,举枪藏在石头后面,对面的人还没有发现有人正用枪瞄准着自己,在各个房间里捡物资。
路过第一个窗户时,准心正中头部。
一,二,三。
王嘉尔快速点了三枪。

PuppyWang 1 kill

“如何?”王嘉尔收枪,操纵着键盘,做了几个挥拳的动作。
段宜恩笑意更浓,这人怎么这么嘚瑟,“很不错。”他夸赞。

王嘉尔这把打得比他以往好很多,很多入坑不久的小迷妹纷纷表示,这不是我们认识的小嘉!小嘉这次开真外挂了!弹幕议论地热烈,王嘉尔却没空腾出一眼去看。
段宜恩似乎不喜欢开车,一辆摩托车从开局用到决赛圈。
“这有辆车1n。”王嘉尔不知道叫他什么,干脆叫了id的后两位。
“我喜欢摩托。”“为什么?”“这样我俩更近点。”
段宜恩现在已经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这种话了,他明明就是因为摩托车更灵活才不愿意换的。
“哇,1n,我发现有的时候你比我还gay。不对!我不是gay。”
“我也不是。”他这辈子就没对男人说过情话,除了对王嘉尔。


-我不是gay我只是喜欢你啊!!

弹幕又一次陷入疯狂当中。

“1n,都决赛圈了,我还不知道你叫啥呢。”
“宜恩,段宜恩。我是不是太诚实了,你都没对我说你的全名。”
“嘉尔,王嘉尔。”
“一,二。我俩名字还挺配。”

-你俩人也配啊!!!
-一二
-二一!
-一二!一哥那么攻!
-支持一二!


段宜恩拿着满配98k蹲在树后面,除了他们还剩下三个人。
“嘉嘉。”段宜恩打破决赛圈紧张的氛围,开口。
“干嘛?”王嘉尔举着sks正观察周围的风吹草动。
“要是我把这三个人杀了,你把你微信给我怎么样?”
嗯?
“不说话当你默认了。”

段宜恩背靠毒圈,位置不错。左边方向石头后面,有人冒了个头,一枪,站起身来回打,两枪,蹲下的一瞬间,三枪。

Tuan1n 9 kill

听到枪响的另外两位朝着他的方向扫射,草丛里的人换子弹的间隙,一枪,两枪。
Tuan1n 10 kill
段宜恩此时还剩下一半的血。
“我把饮料给你吧。”王嘉尔忍不住开口。
“嘘,最后一个了。别忘记你答应的。”

段宜恩专注地盯着电脑,烟灰掉落在桌面上都没心思顾及。
他站起身,本来就处在高处的他,居高临下地看着除了他们两个之外仅存的存活者。
98k已经对准了他所处的位置,他在等一个机会,段宜恩也是。

缩圈了。
段宜恩快倒了。

王嘉尔几乎是瞬间跳出来当诱饵的,最后一人放松警惕,露头就给了王嘉尔一枪。
不过他也只够给一枪的了。
段宜恩一枪打中了他的脖颈。

画面跳转。
RANK#1 KILL 3
王嘉尔确实躺得有点开心,舍不得按exit的他说了声“微信id我steam给你。”
“好啊。”段宜恩难掩笑意。
两个人几乎打了一个晚上的双排,十点下播的王嘉尔被粉丝翻出来当天晚上十点五十都还开了一把。
被这种私下糖甜到的粉丝甚至创了一二群。

-你们还记得小嘉那天不是点外卖了吗?
-对对对,但他没吃!
-对!他接了电话让外卖小哥放楼下,那把结束了他也没下去拿。
-还有这回事吗!
-我看是他打得太入迷了不肯下楼。
-你们看直播的时候没有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吗?我估计小嘉实在忍不住饿就扒拉了点零食吃。
-他不是一直不开自由麦的吗。那天打了三把后就开了。
-就等一哥邀请的那么十几秒和我们说话!哇小嘉真的太重色了。
-自由麦算什么。小嘉开播这么几个月,你们见他给谁微信了吗?一哥哥才玩一把啊,小嘉就把微信交出去了!
-这俩有鬼。


这俩真的有鬼。

段宜恩加了微信后问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哪的?”
王嘉尔身为一个十句话里十一句假的网骗,没有犹豫地就说了。
“上海。”
“要见一面吗?我也在上海。”段宜恩直接地让王嘉尔不知道作何反应。
我靠,这也太快了吧。他们才刚认识五个小时不到而已啊。
“别了吧,我长得挺丑的。”王嘉尔婉转地拒绝了。
“我刚刚搜了一下puppywang,说真的,我没见过像你这么傻的主播,哪有微博名和游戏名一样的?”
...
这被发现的有点快啊
“你知道我是主播还和我双排吗?”王嘉尔在乎这个。
“怎么了,和主播双排容易死吗?”段宜恩反问。
“不...不会啊。”
“那我为什么不愿意,我还没教你漂移停摩托车呢。”
“那个我就不学了,我怕回回九环就死了。”
“那就坐我的副驾驶吧,保证你安全。”
“好啊。”王嘉尔欣然,有个技术这么好的老司机,他没理由不坐他的车。
“我说的是,真实存在的副驾驶。”段宜恩又给自己点了一根烟。“我看了你微博,周日不直播,那你应该有空出门吧。微信地址是上海 黄浦区,可以相信吗?那晚七点,我会在南京西路的大光明电影院门口等你。黑色保时捷718,车牌号YN904,期待你的到来。”
“... 你说话一直不给人留后路吗?”王嘉尔心情有些不好。
“不,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做,不管你到不到场,这都会是最后一次。”


“我要看红海。”
“好,我买票。”

毒药凉了…
我好难过 并打算弃了
啦啦啦啦啦!

痛症 结局完结章
因为我的疏忽导致很多人看不到结局或者缺失
抱歉

痛症 结局 因为微博删除的原因 所以现在补上

大吉大利 今晚吃鸡 (上篇)

三月十五日,也就是九天后。我们的@甜酒129l 宝贝儿就要生日了!所以!接受了她的点梗,开心地为她写了一篇贺文。但因为设定实在太对我胃口了,所以打算分成,上下篇或者上中下篇,又或者上中中二下篇。
因为我本人并不会吃鸡,只看视频。所以很多游戏里不科学的地方,请!不!要!细!究!谢谢各位。
以下文字全是我个人脑洞
请勿上升爱豆
再一次谢谢大家。
请看文吧!



王嘉尔迟到了。
“十一分钟五十五秒,还好还好,没有很迟。”王嘉尔看着满弹幕的抱怨抚慰,单手给自己开了罐可乐。
“哎我睡过头了,”这可乐有点呛鼻,难受得王嘉尔皱紧了眉头,“我没有想到我下午三点开始睡会现在才爬起来,我饭还没吃就赶来了。”

王嘉尔,绝地求生直播up,凭借“人体描边挂”“灵车飘移挂”出名。

“我点外卖了,等会让他放楼下,我们先开游戏。”王嘉尔把可乐丢在了一边,空腹喝碳酸,差点没让他打出个嗝来。

“今天还是双排吧,单排太无趣了。”

-是死得太快了吧233
-单排只吃过鸡屁股的小嘉哈哈哈哈哈
-好好好听你的,你说啥是啥。(绝对不是因为你菜)
……

王嘉尔全当作没看见,哼着小调开开心心进了游戏,匹配到一个“tuan1n”队友。

“hey man! where are you from?”等待游戏的时间,一个来自美服up主的日常问好。
“China。”低沉的男声。
“那我们可以说国语了。”王嘉尔松开按键,看着满屏“哇小哥哥声音好好听”发愁。略带委屈地抱怨了一声“你们现在都不夸我声音好听了。”

等到满屏幕都只剩下“你声音好听”时,王嘉尔才把注意力放在了游戏上“跳哪啊宝贝儿?”他向来是个爱撩的人。
“我标了。”段宜恩在这头听见这两字,有些不爽,心想着这人怎么这么腻呢?王嘉尔可不知道他的想法,得到回应后又说了一句“好的宝贝儿。”
ok,不就是比恶心吗?

快落到地面时,王嘉尔视角往上抬了一眼,发笑“我们这怎么和下饺子似的?”
“别怕,亲爱的,我保护你。”段宜恩先落地进去搜房,一把m16静静躺在小房间中央,“我捡到枪了。”
“我靠你这么快的吗?牛逼啊兄弟。”王嘉尔忍不住为他鼓掌,终于不用上演又一场拳王争霸赛了。
“我不快啊。”
“啥?”王嘉尔正捡到一级头,一时没反应过来对方说了什么,扭头一看右边的电脑,屏幕都是在说开车,才意识到,脱口而出一句“你这么gay的吗?!”

段宜恩在电脑这边笑开了花“你来我这。”
“来了。 …卧槽!兄弟救命啊!有人用锅打我!!!”王嘉尔一转身就发现有人举着平底锅朝自己跑来,吓得他爆了句脏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快来啊!!”
“别急,你往我这边跑,我过来了。”
段宜恩此时正在王嘉尔隔壁楼的二楼窗户边,他蹲下身,瞄准刚从楼里慌张跑出来的,只戴着一个头盔的裸体女人——身后挥舞着黑锅的爆炸头男人。
一枪,两枪。
男人倒地,跪着后退。
段宜恩咂舌,可惜了,第一枪没打中头。“到你了。”

王嘉尔回过头看见三秒钟前还举着平底锅对他张牙舞爪的人,此刻已经倒地了,撸起袖子举起拳头就上去了。“妈的让你追我打!”
不过“宝贝儿这么厉害的吗!两枪就解决了,护我,我舔个包。”
段宜恩听到夸赞轻笑一声“这就厉害了?等会让你看更厉害的。”
王嘉尔觉得这句话有歧义。
“这人怎么这么穷啊?就一锅一饮料。”
“你来我这,我给你。”
“得勒!”王嘉尔屁颠屁颠跑上了楼。

段宜恩几乎给了他所有的医疗用品。
“怎么那么多,你全给我了?”王嘉尔刚捡到的一级包都快装不下了。
“好好活着。”
哈??“我靠我枪法很好的!我一开枪,他们就说我开挂了。”人体描边挂。
“他们?你是主播?”
“… 不~是!我自己玩的,都是被我打死的人说的。”王嘉尔差点说漏了嘴,他可不想队友因为他是主播就不和他玩了。对了“你下把要和我一起玩吗?”
“你先给我看看你的枪法吧。”


王嘉尔决定先离开这个地方,开局不利,没捡到枪,一身肉装毫无输出,更何况毒圈开始缩了,刚好在他们附近一点。“走吧,我刚看到楼下有摩托车。”
“走什么,我给你带把枪。”段宜恩点了一根烟,吐烟的声音耳机这边都听得见。
他重新架上枪,二倍镜在这种环境里完全够用,更何况他甚至不需要它。
树后有人露出了一条腿,一枪,缩回去了。
段宜恩像一只自信满满的猎豹,咬着烟,慢慢扬起嘴角。“藏就要好好藏着啊。”他喃喃,子弹穿透空气,击中了他冒出的头,两枪。
队友应该在扶他吧?
“跟我下楼。”
段宜恩用门做掩体,侧视角观察他们的位置。还是在那。
“你叫什么?”
“啥?”王嘉尔正躲在段宜恩身边探察敌情呢,冷不丁被问,心想着这人怎么这个时候还有闲工夫问问题,“嘉。嘉奖的嘉。”
“嘉嘉你去把摩托车开过来。”嗯?
王嘉尔小名嘉尔,英文名jackson,粉丝给取的爱称小嘉。
从小到大没人喊过他嘉嘉,觉得有点冷的同时,右边的电脑屏幕出现了一大堆粉色爱心。
“您们咋开始刷这奇奇怪怪的符号了??”


不是,现在叫啥是重点吗?
一,摩托车在建筑外。
二,已知有两个人知道我的方位并想打爆我的脑袋。
“请问我这门咋出去?”
“别怕,信我。”

好…
王嘉尔刚一出门,树后的两人就探出身子瞄准狙击。
先是左边的,一枪。
再是右边的,一枪。

王嘉尔不过掉了五分之一血。

“你是神仙吗。?”这是来自王嘉尔灵魂深处的发问。
“不是,快骑车去捡枪,毒圈来了。”段宜恩收起枪,灭掉了一支烟。

捡枪是好,可这摩托车…
“你骑吧。”段宜恩没给王嘉尔推脱的机会。
成,大不了来个车毁人亡,反正我记住他id了。


摩托车第三次撞到栏杆的时候,段宜恩看不下去了。
“要不还是我来吧。你负责舔包就好。”

“ok,我听大佬的。”
王嘉尔终于捡到了开局后的第一把枪。

变形计之我叫你嘉哥行吗 3

*hi好久不见…
*下一章不知道什么时候见…
*有生之年尽量完结…
*bye~

凌晨六点 山上雾气缭绕 朴珍荣便拖着一个有他一半高的行李箱来了
他一撩遮盖住他明亮眼睛的刘海 半信半疑地走进了这间仿佛稍有震动就会全然崩塌的房间
段宜恩这时正为了送王嘉尔上学 低头坐在床边 挣扎着清醒 听到声音猛一回头 林在范在一旁睡得世界静好 时不时还响起沉重的呼吸声
“我睡哪?”
朴珍荣看了一眼被两个人占据的仅有的一张床 问出了他上山之后的第一个疑问
他不在乎吃啥喝啥 也不在意有没有电脑手机玩 他只有一个要求——床不软我睡不着觉
而现如今 他可能连床都睡不到了 这让他有点绝望
段宜恩也没想到会有三个人来 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只匆匆站起身来把位置让给他坐“你先在这吧 我叫段宜恩 他叫林在范”
“朴珍荣”他坐在行李箱上 看样子这床并不会比他的箱子软到哪去

段宜恩没空反应朴珍荣的感受 他只知道要是再不过去 王嘉尔怕是要迟到了 他急着刷牙 突然想起什么 满口泡沫地对新来的人说“你到时候见到那孩子 不要问他家人的事”
朴珍荣疑惑只持续了一秒 想到可能性以后轻笑一声“没想到你还挺细心 你要去干嘛?”
段宜恩一把抹干净脸上的水 “送他上学”


王嘉尔此时已经背上书包站在门口等了他十分钟 不是说好了要送他上学吗 怎么那么迟还没有来 他踢着路边的小石子 有些发脾气 脚上的劲便大了些
“哎哟”段宜恩被飞来的石头正中脚踝“嘉哥你轻点成吗 我错了我错了 让您久等了”
王嘉尔没想到会打中他 一时有些愧疚 气算是消了
段宜恩看到他舒展的眉头 想着这石头没白挨 搭着他的肩膀就踏上了去学校的路
咕噜——
段宜恩饿了 他昨天只吃了几袋零食 时间过去了这么久 今早又什么都没吃就走了这么一大段路 实在让他有些发昏
他甩甩脑袋 努力想把这点眩晕感甩出去 无奈适得其反 他现在甚至有点走不动道了
王嘉尔察觉到身边的人走路慢了下来 本想着只是他走累了 便没放在心上 哪知肩膀上的重量越来越沉 他才抬头看向段宜恩 嘴唇发白 眼睛也微睁着 丝毫没有刚见面时的生气
“你没事吧?”王嘉尔停下脚步 关切地问道
摄像师这才注意到段宜恩脸色不对“你是不是低血糖?”“有一点…”他连说话都有气无力的“先走吧 送完你后我吃点早饭就好了 没多大事”
王嘉尔不知道什么是低血糖 但他知道早上不吃东西会把身体饿坏的 他从书包里拿出昨天段宜恩送给他的巧克力 他舍不得吃 只吃了一小块就把它放好藏进了书包
“你快吃”他把巧克力塞进段宜恩手里“吃完你就不难受了”



段宜恩靠着一小块巧克力恢复了体力 踏着铃声把王嘉尔送进教室后 软磨硬泡也没法让制作组掏钱给他买份小笼包子吃 他现在真的好想念出门前被他丢弃在饭桌上不愿意动一口的油条啊
揉着空虚的肚皮 一步一步艰难地拖步回家 林在范和朴珍荣正有说有笑 一旁的小桌子上放了一碗青菜面
“…林在范 你不要浪费粮食了行吗?”段宜恩想起了昨天的味道 决定还是饿着
“不是我 是珍荣烧的 味道比我俩做得好多了”
真的假的?!段宜恩兴奋地端起碗喝了一口汤 味道正好 还有点特别的味道“欸朴珍荣你放什么了这么香?”
“五香粉 在范去超市买的 没有老干妈只能用这个满足一下了”朴珍荣嘚瑟
我算是有救了 段宜恩想着 吃了一口面又感叹了一次
“你俩不是刚认识吗 怎么就一口一个在范 珍荣了?”
“你不懂 食物是拉近人与人距离的最大功臣 当然了 还有偶像 我俩都喜欢Defsoul 这就是缘分”林在范笑得眯了眼 段宜恩不屑地看了他一眼
反正我喜欢周杰伦




王嘉尔作业本不见了
他把整个书包里的东西全倒出来了都没找见 巧克力落在同桌的桌上 同桌问“可以给我一块吗?”
王嘉尔停住动作 想了两秒“这个不行 下一次的给你吃”同桌不明白 这块和下块有什么差别 王嘉尔也不知道

“嘉尔 你的作业呢?”
“老师 我可能忘带了 明天我带来给你!”

王嘉尔不知道的是 林在范今早已经把最后一页都拿来给朴珍荣生火了

停更一段时间 再见

变形计之我叫你嘉哥行吗 2

*改编较大
*第二章不知道会不会再加
*让我们等待第三期
*食用愉快




裹得严严实实的段宜恩在火堆旁坐着 山里的夜晚还是有些冷的 他搓着手哈着气 始终犹豫要不要睡进那个看着实在不太干净的被窝里

寒冷打败了洁癖

段宜恩扣上帽子 躺在床上 挺直了背 最终还是接受命运 侧身闭上了眼 王嘉尔此时在节目组安排的临时住所睡着了
他辗转反侧始终睡不着 听见下雨声更觉得心烦

林在范就是在这个时候进山的


他拎着三个行李箱 显然比段宜恩刚来时还要多 到山口的时候已经深夜十一点了 困意席卷而来 他不情不愿地下了车 又坐到了一个行李箱上
节目组看他手里拿着四个盒子问他是什么 他睡眼惺忪地回答
“特产 给爸爸妈妈的”
倒还懂礼貌
可规矩就是规矩“这些是不能带的 你放在一边吧”

林在范咂嘴 失去一个借机蹭吃的机会
盒子被他甩在了一边 接下来就是违禁品检查了
导演正要伸手扶起倒地的行李箱 一只脚却先他一步踩了上去“能不能不检查?”

摇头

林在范点了根烟 天还下着小雨 帽子已经湿了一片 他投降 放弃了这长达二十分钟的对峙 他没有必要和自己的身体作对

一整箱的零食

导演好笑地抬头看向这个尴尬到背对镜头的少年 又在另一箱里发现了几大包泡面
连摄像师都忍不住了

林在范红着脸扭头争辩“这是我妈收拾的行李 我不知道!”

导演收违禁品的箱子都快放不下时 林在范的行李终于收拾干净了

他拎着两个箱子对摄像机抱怨“那些吃的真不是我准备的 我没那么爱吃”
“现在都十二点了 这么黑 还下着雨”
“我晚饭也没吃 饿死了”
“这他妈还得走多远啊?”

喘着粗气到家门口时 已经十二点半了 他看着一道道门 问一路上都不和他说话的摄像师 哪个门啊?
屋内的段宜恩还没有睡着 警觉地坐了起来
“谁啊?”
声音在安静的大山里显得格外清楚 林在范愣了一下 “我!”
“你谁啊?”
“来变形的!”

来变形的! 段宜恩几乎从床上弹起来 连鞋都顾不得穿好去给林在范开了门

是个个头和他差不多高年龄相仿的男孩子
“你叫什么?我叫段宜恩”他真的太高兴了 这一块地方只有王嘉尔和他说话 偏偏这个王嘉尔还老跑去隔壁孩子家玩
“林在范”他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个房子的每一个角落“这地方能住人吗?”
“你看我落魄成啥样就知道了”段宜恩撇嘴

林在范作罢 反正已经到了无法回头的阶段了
“我饿了 有吃的吗?”
“厨房里还有一点面”
“泡面啊?!”他有点兴奋
“挂面”

...

林在范捏着几根面条 把希望寄托在了段宜恩身上 感受到目光的人 背对着回避“我是一个今天被十四岁小孩嘲笑的人 不要相信我的厨艺”
得 睡醒再说

“就这么一张床啊?”
“挤挤得了”


“起床了!你是猪吗!”已经在院子里玩了小一会的王嘉尔听到节目组让喊段宜恩起床的话 不情愿地放开了木棍 打开了房门
怎么多了一个人?
王嘉尔弯腰凑近看了一下睡在靠外的林在范的脸 这哥哥长得真好看
手指轻轻戳了一下他的背“哥哥起床了”

段宜恩此时已经被那一声吼叫吵醒了 睡眼朦胧看到王嘉尔小心翼翼叫林在范的样子 不满立马冒了上来
“为什么你叫他哥哥 不叫我哥哥?”
“…”王嘉尔还真答不上来“我乐意”他嘴硬

林在范一睁眼就看见了皱着眉头的段宜恩 顺着视线看去 有一个约莫十二三岁的男孩站在床边 亲热地喊他哥哥 还让他明天送他去上学 把身边的段宜恩嫌弃了一通
听了好一会的人懵了一秒“你叫什么名字?”
“王嘉尔 这家的弟弟”
“你爸妈呢?”
林在范想起从进村到现在都没有见到的父母

...
王嘉尔笑容僵在脸上“我哥哥去城里了”
“我问的是...”“别说了”段宜恩扯了一把林在范的衣服 提醒他

“我要去吃早饭了”


王嘉尔离开房间后 又只剩下了段宜恩林在范 还有几台冰冷的摄像头
“我来的时候也没见到他的父母 所以去问了导演 爸爸在外地打工 妈妈和别人结婚 家里只剩下他和他哥哥了”段宜恩开口 解了他的疑惑
“不过他现在还有我们两个哥哥”


王嘉尔今天几乎一直待在临时住所 导演组的人进去了好几次都是无功而返
段宜恩猜到原因 也无计可施 只能坐在房间里等他心情恢复了再来

林在范捂着发叫的肚子 魔爪最终还是伸向了挂面 现在已经不是计较好不好吃的时候了
手一哆嗦 多下了半碗 尽管段宜恩使劲拒绝 林在范还是把面塞进了他的手里
清汤寡水 实在没有食欲
味道也仅高于他昨晚的水平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站起来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喂林在范!”段宜恩惊喜地一声大叫“你看这是什么?”
他拿着不知从哪摸索出来的红色塑料袋 轻轻晃悠一下 满是硬币的声音
“这点钱够我俩买一些东西了”

林在范打开袋子 把硬币都倒在床上
一 二 三 四 五...

嗬 五十有余了
“我进村的时候看到那边”林在范随手一指“有一家小超市 我俩买零食去吧”
“成”



两个人乐滋滋地选了一大堆零食 看见一块巧克力时 段宜恩把自己原本选好的一包薯片丢了回去


丢下在床上发呆的林在范 段宜恩出来和导演说了几句话

王嘉尔听到敲门声去开了门“你来干什么?”
“我记得你昨天说过你爱吃甜的 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吃巧克力”
“…谢谢”

“明天我送你去上学吧”

变形计之我叫你嘉哥行吗 1-1





终于把嘉哥哄回家 精疲力竭的段宜恩 肚子里传出一声哀嚎
“你会做饭吗?”带着一点期待问道
“不会”
王嘉尔丢下一句话就去隔壁找了小伙伴

“我下面给你吃!!”段宜恩朝着弟弟的背影喊了一声 没得到回应
他看了一眼厨房 柴火都比食物多的地方 一把面还是他回来路上买的

节目组好心递给他一个打火机 他蹲在地上 试图点燃木头
怎么连纸都没有?
段宜恩四处巡视 看到了王嘉尔的书包

火还是隔壁家的六岁小儿子点上的 叫来帮手的王嘉尔此时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纸片
长得有点眼熟
和他的作业本真像


段宜恩把从井里打上来的水倒进去 隐约见到水开始冒烟了 就丢了一把面条
这应该够了吧
他有点怀疑 又丢了一撮

“嘉哥盐在哪?!”段宜恩探出头朝屋外围着木头转圈圈的王嘉尔喊了一声
“柜子里!”

这个黑乎乎的长方形木头应该就是他嘴里的柜子了吧
段宜恩将信将疑拿起一罐白色颗粒 小拇指沾了一点尝味道
嗯... 还挺咸

一小撮 两小撮 三小撮
不够不够


“嘉哥煮好了!”
王嘉尔跑进厨房小心翼翼捏着碗边端了出来 放在写作业的小木桌上“筷子”
“给你”段宜恩乖顺地递了过去 站在嘉哥身边略有期待地等他的评价

王嘉尔用筷子夹起一小根面条 放进了嘴里
“不好吃!”

他嫌弃地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太咸了 你放了多少盐?”
“不... 不多啊…”也就五指尖啊。。
“你不会做饭吧?”王嘉尔又喝了一大口水“这还不如我自己做的呢!”
“谁说的?这面多好吃啊 你怎么这么没品味”段宜恩嘴犟 自己尝了一口锅里的汤

嗬!

“呵呵。”嘉哥冷笑一声


段宜恩有点尴尬 从小到大除了泡面他什么都没煮过 第一次做饭给别人吃 还被这么嫌弃了
他伸手就想去拿王嘉尔的面 打算倒掉 却见人把碗往自己那边靠近了一点
“老师说了 不能浪费粮食”低头又大吃了几口

“我给你倒水”